個人隨想 · 我的故事

來自40歲的安騏

35歲的安騏:

您好嗎?還有5年,我們將要見面了,時間過得比我們想像中都快,你說是嗎?

前陣子你回港的時候,重看了那兩本舊日記,由中學三年級開始到預科,再到大專時期的日子,你發現原來自己並沒有怎麼變——你總是渴求自己可以改變,變得不像原本的那個自己。說穿了,那是因為你總不能喜歡原原本本的自己。你會認為「要是我變得更好」,表現得更好,或者,我便會更欣賞自己了。然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挫敗——你總是無法如期地達成你的「改變大計」,沒法變成你想變成的人。

我還記得,2008年的某一天,你突然醒過來了。你不再不斷地否定自己,而是下定決心要接受自己,好好的接受身上一切的不完美。也許你之所以能開始接受自己,只不過是因為身邊有一個不顧一切去愛你的人,也有一個你覺得很愛的人……對啊,原來只要發現「愛」,人的不完美已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自修日文,突然間成為了你命運的轉捩點,你毅然辭去原來的工作,轉做時間較為自由的補習導師並一邊繼續學日文,同時也一展你對教育的抱負。你知道,「教育」足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你也明白到,只有不斷「學習」,自己的人生才會出現改變。這條路,你總算沒有白走。2012年,你繼續求變,去到日本留學,從此展開了一場長達5年的修練,一場足以讓你畢生難忘的旅程。

在日本語學校的那一年,算是頗為輕鬆的,學校的同學和老師都很好,香港人、亞洲人都很多,能互相照料,娛樂玩耍都不缺。然而其實一開始時,你發現自己聽不懂、說不出半句日文,比只學了一年的年輕同學還要差勁,畢竟年紀大吧!縱使你表面若無其事,但內心大受打擊。你知道,年紀大不是藉口,如果你選擇了這條路,就只有不斷去跨越難關。

初到靜岡的時候,你很不習慣,這裡幾乎沒有香港同學,大多日本人同學表現得相當冷漠,你深深感受到那份隔離感,因此你感到孤立無援,一切又要重新適應。

然後,你去做快餐店兼職、你和韓國同學交換語言、你去教人類學教授廣東話,你透過交流活動認識了更多不同國家的朋友,同時,你也開始了跑步。當中,你還做過了四個月的專欄作家,你對心目中最好的一份報章有過希冀,雖然結果為你帶來了失望,你也只能承認,是自己的功力未夠。因深明「代價」的道理,對名利,你從不敢奢求;對別人,你更深知不能有過多的要求。不用害怕,你還是會順利畢業,而且和蘇生的感情也能維繫得很好。

對了,想告訴你,我現在除了是一名日語教師,也是一名馬拉松跑手,跑遍了世界上許多的馬拉松,這要多得你的努力。你兩年後回港,一邊教日文,一邊讀書、寫作,而且還很勤力地練跑。別人以為都這個年紀了,該跑不動了吧,沒想到我越跑越起勁,謝謝你當日開始了跑步。

我知道此時的你,和現在的我,同樣感恩。感恩擁有簡單的生活,淡淡的幸福,每天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跑步、讀書、寫作、工作,與蘇生兩口子的生活很寫意。謝謝你,謝謝蘇生,那麼努力去成就現在的我。我亦會為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往後的每一個「安騏」繼續努力。

這些年來,我最大的體會是:
世界上最有效的「教育」,是用心去愛;人一生中最寶貴的「學習」,是學懂怎樣去愛人,包括自己。

希望你回到香港,仍不忘初衷。

From
40歲的安騏
(2015年3月31日 35歲的安騏代筆)

 (2017/6/12)
日本運動員-馬拉松 · 日本跑步文化

進步神速的人類極限挑戰者——大迫傑(2)

19260345_630516070484172_6528588941157775680_n.jpg

2017年4月17日,一顆馬拉松新星就在波士頓馬拉松的賽道上誕生了。這一天,一位精英跑手拿出他最亮麗傑出的「初馬成績」來回應所有先前對人們對他的懷疑,鏗鏘有力地告訴大家:「我做到了!」

螢光幕上打出了「Suguru Osako」這個日本跑手的名字。這位在外國人眼中名不經傳的新人到底是誰?大家即時對他充滿了好奇。或者,我們先來看看這個「天才」是如何煉成的。

他的名字就是「大迫傑」,一個多麼簡潔而具有氣勢的名字!Suguru(すぐる)這個日語讀音,既可以是「傑」,也可以解作「優」和「勝」,從名字上來看不難猜到父母對大迫傑抱有一定期望,而其父親的名字,也是一個單字——「猛」,簡直一聽就知道是「猛料之人」(利害的人)。從事IT界的傑父,5公里的紀錄是19分45秒,以一般巿民跑手來說已是驕人的成績;傑母直惠的10公里紀錄是52分53秒,女性來說亦是相當不俗的表現。如此同樣熱愛跑步的父母這些年來對大迫傑的支持從無間斷,出賽時到場應援不在話下,營養美食的準備亦從不缺少,大迫傑對雙親充滿了感激。

到底是基因或是受到父母的興趣影響呢?大迫上到中學便正式參與田徑訓練,其後再加入精英長跑高中,畢業後順利升讀早稻田大學運動科學系,再直上日清的實業團。這些年來,他的生活幾乎離不開跑步,仿似是為了跑步而生。兩親為支持大迫傑做運動員所付出的一切,如果換了是在香港,會被認為是催谷孩子上位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嗎?又如果,兩親因怕他「餓死」而不支持大迫發揮天賦所長,不讓他做運動員,結果,又會是怎樣?

渴望孩子活出精彩人生,成為自己人生的贏家,其實都是人之常情。沒有父母(親或養亦然)的成全和支持,相信都不可能出現改變世界的Bill Gates和Steve Jobs。但若是想讓孩子替自己去「圓夢」,把孩子當成搖錢樹的,又似乎有點動機不純。「支持」與「催谷」,有時實在就在一線之差。

當孩子具有某方面天賦,到底你是該去栽培他、成就他,還是為了讓他像其他孩子一樣有「一般的童年」,而放棄艱辛訓練呢?另一方面,若孩子有天賦而白白浪費,又怕不怕將來會被埋怨呢?這當中真是一個天大的難題。未知大家又會如何抉擇?

下集我們繼續探看大迫傑的馬拉松之路。

上集連結:進步神速的人類極限挑戰者——大迫傑(1)

日本運動員-馬拉松 · 日本跑步文化

進步神速的人類極限挑戰者——大迫傑(1)

19224842_629665960569183_8708553551661878093_n.jpg

大迫傑(1991年-),日本跑手,Nike Oregon Project成員,如果有直擊追看今年4月17日的波士頓馬拉松,大家都一定會被這位日本馬拉松「新丁」的成績所震撼!因為他首次挑戰全馬賽事,即奪下全場第三名(2小時10分28秒),並成為繼1987年瀨古利彥選手之後第二位踏上波馬頒獎台的日本跑手,頓時受到全球跑界矚目。

最令大家感到奇怪的是,擅長3000、5000米和10000米的他去年10月時仍認為自己並未有足夠實力挑戰全馬,而且在今年2月初才剛完成香川丸龜半馬的賽事,為何竟一口氣就挑戰全馬?

原來在去年奧運會完結後,他的訓練里數就不斷增加,教練在丸龜半馬後看過他練習的表現後便鼓勵他放盡一試,反正不是想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出場嗎?那就趁現在先熱熱身吧!4月就有場波馬,一於去馬!其實與教練共同決定參加波馬也是有原因的,一是比賽日子時間剛剛好,二是波馬的先頭集團不會太快,自己不會被大幅拋離。筆者相信,波馬這項賽事在世界上具有相當關注度,能為他的所屬機構帶來不錯的宣傳效果,亦可能是當中考慮因素之一。

於今年2月21日,大迫本人就在twitter上公布:「大迫、ボストンマラソン走るってよ。(大迫,要跑波馬嚕~)」這條消息一出就被瘋傳,對他的決定,大眾毀譽參半,「他能行嗎?這麼快就跑全馬?」「他不是只跑過半馬嗎?」當時面對懷疑之聲不絕,他,又如何回應?

(2017/6/21)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Emoji 你又會怎麼讀?

😊 😘 😍 😂 😱相信大家對這些表情符號 (Emoji) 都會有份特別的親切感,它們或會令我們想起某個人,或令我們想起某段光陰,每一個表情都深深嵌進了我們的生活。每當我們在透過手機短訊聊天時,即使未能見到對方面部表情,都可以借助這些可愛的小圖畫去幫我們傳遞感情訊息,從而提升溝通質素和樂趣。如此人見人愛的表情符號,我們對它的熱愛就更加有增無減。

雖然 Emoji 的中文被譯為「表情符號」,但事實上 Emoji 所含括的內容範疇卻遠遠多於「表情」,而是有更多不同的符號,例如節日 🎏 、天氣 ❄️ 、路標 ⛔️ 甚至國旗 🇯🇵 等等。未知是否因它以表情符號為主,或是因它被譯為「表情符號」的關係,起初就有不少人以為 Emoji 這個名稱是來自英文 “Emotion" ,但經過多年之後,相信大家都已知道,它其實是來自日文的「絵文字(えもじ e-mo-ji)」,意思即謂「圖畫形文字」。

聞說,初代的 Emoji 由當時的 NTT Docomo 的科技人員栗田穣崇(くりた・しげたか)所監修設計而成,但真正讓 Emoji 在世界普及的卻是 Softbank 的孫正義,為了使 iPhone 更容易打入日本巿場,他遂主動要求 Apple 公司讓 iPhone 裝上 Emoji ,從此便為 Emoji 打開了通往世界之路。

那麼, Emoji 到底應該怎麼發音呢?相信這也是不少語言愛好者所關注的問題。懂得日文的,可能都會很自然地發它原來的日語讀音「えもじ (e-mo-ji) 」,而一般人就多發作英語讀音【iˈmoʊdʒi/】。或者有人會認為,因為它本來是日文詞彙,所以必須發日語讀音才是正確;然而,隨著 Emoji 的全球化及現今這個以英文為主導的世界,當 Oxford 也把它納入了英文字典時,我們是否需要強調它必須跟從日本原本發音呢?

我本人的意見是「並不需要」,不懂日語的朋友讀回英文 Emoji 即可。我們當然可以了解它的由來,去了解它的「身世」,但我同時認為語言最主要功能是「溝通」。當一個語言的生命力已發展去到國際層面,也已有一套共識的標準出現,就不必再強調它原來的讀音才是所謂的「正音」了。這情況與我早前解說「駅」字中文該怎麼讀是兩回事,因為「駅」這個「外來字」在香港仍未有非常明確的共識讀音,故此,為了避免混亂,去了解它的詞源,去找出它本來就面貌方便大家取得共識來進行溝通,就變得非常重要。

至於中文翻譯方面,我會比較建議整體譯作「圖形字」,畢竟它包含的不只有表情符號。

我認為,探求知識、研究詞源的最終意義,不是要去爭辨「你錯我對」,更不是為了拋書包,而是要找到最合理、最有說服力的一套根據,讓大眾有所適從,從而才能提升社會整體的溝通質素。

謝謝大家。

(2017/6/20)

跑者心聲 · 日本馬拉松賽事 · 日本跑步文化

マラソン(馬拉松)必定等於 42.195 公里嗎?從日本馬拉松發祥之地神戶說起

via google map

via google map

如果大家有跑過神戶馬拉松,可能都會留意到在起跑點位置,亦即神戶巿役所前,樹有一塊刻上了「日本マラソン発祥の地 神戸」的紀念碑,並生起「哦?!日本的第一次全程馬拉松就在神戶舉行?」這個疑問。或者在不少跑友心目中, 10K 不算馬拉松, 20K 、 30K 都不能算是馬拉松,「馬拉松」必定要等於 42.195 公里。當有人說自己跑了馬拉松,而實際上跑的距離是 10 公里時,必遭嘲笑,事實上,馬拉松必定等於 42.195 公里嗎?

相信大家對「馬拉松」的由來都已耳熟能詳了,這項運動的起源就是為了紀念希臘那位在馬拉松戰役中盡忠職守的士兵——菲迪彼德斯 (Pheidippides) ,他為了盡快回雅典通報國家在戰事中獲勝的消息,一口氣由馬拉松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跑到雅典,而據說當他完成任務後,即告離世。由此,相信在起初的馬拉松競賽當中,不多不少亦帶有宣揚「克盡己任」、「無所畏懼」、「一往無前」這些精神的意味。

據說,在模仿菲迪彼德斯由馬拉松跑回雅典的第一屆雅典奧運會中,馬拉松的距離只有40公里左右,這個距離維持了 3 屆,直到第 4 屆(1908 年)在倫敦舉行的奧運會,賽事距離才改為 42.195 公里,原來為的是方便當時的皇室人員觀戰。即是說,42.195公里並非菲迪彼德斯當初所跑的距離,亦非這項賽事最先所設定的距離。其後幾屆奧運會,馬拉松賽道距離繼續浮動,要直到 1921 年 42.195 公里這個距離才被正式定下來。

讓我們回到神戶起跑點的那塊紀念碑,原來在 1909 年,日本正式引入了「マラソン」這個概念和名稱來進行長跑競賽,這比最初舉辦駅伝競賽的 1917 年還來得要早。當時這場稱為《マラソン大競争》的賽事,就以神戶巿湊川埋立地為起點,大阪西成大橋為終點,而全長距離只有 31.7 公里。當時的出賽資格非常嚴謹,先由 408 名參賽者中進行體能測試,合資格後再進行預選賽,最後只有 20 名選手出賽。根據記錄,第一名的優勝者以 2 小時 10 分 54 秒完賽,除有 300 円獎金之外,還有金錶及銀屏風等豐富獎品,可見這項賽事非常受重視。

「マラソン」這個概念,至今仍然保留著「長距離跑步競賽」這個廣泛意義,並不等於 42.195 公里。因此,大家會見到不少日本賽事的賽距雖只有 21 公里、 10 公里,仍會被稱為マラソン,而 42.195 公里只是其中一個賽距,稱為「フルマラソン」(全程馬拉松),半馬則為「ハーフマラソン」。

我認為,其實不論距離多少,最重要的是一個跑者是否跑出了馬拉松精神,體現出馬拉松精神。至於隨著時代的轉變,社會的發展,「馬拉松」的意義亦因此起了微妙的變化,相信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

(2017/6/17)

日本文化

大阪燒、廣島燒、文字燒三者有何分別?

大阪燒、廣島燒和文字燒,相信都是愛好日本美食的朋友們耳熟能詳的日本料理,三者看起來都是圓圓的一堆類似煎餅的物體,它們到底有什麼分別呢?單純從字面來看,如果大阪燒源自大阪、廣島燒源自廣島,那文字燒呢?又是源自哪裡?

早前赫見香港有大型超級巿場竟將文字燒(もんじゃ焼き)誤譯為「廣島燒」,而實際上,該產品包裝上已寫明是「東京下町代表」,不計日語知識,單從邏輯來看,如何會是廣島燒呢?是否譯者以為廣島是屬於東京的一條町呢?但最少由此可見,如何區分這兩項料理,仍未算普及。

或者首先,我們先來看大阪燒和廣島燒這兩個比較接近的料理吧!其實此兩者在日文中,都叫「お好み焼き」(安騏擅自譯為:喜好燒),基本原材料都是小麥粉和椰菜(高麗菜),然後再加自己喜好的食材配料,例如豚肉、海鮮等等,在鐵板上煎燒而成。

然而其實,我們現在認識的大阪風(關西風)お好み焼き,即「大阪燒」原來起源跟文字燒一樣,都是來自東京!大阪燒特色是把椰菜切碎,混入小麥粉漿中一起燒(混ぜ焼き),此乃是由東京傳入的做法。從前的形式是給材料讓客人自己燒,後來於 1970 年代,大阪多間名店崛起,交給專業的料理人去燒反成潮流,而大家都認為這樣更有效率,逐漸這種「混燒」做法的お好み焼き就開始被稱為「大阪燒」。

至於廣島燒(広島風お好み焼き),雖然同是お好み焼き,但它的做法並不會將椰菜混入小麥粉漿中,而是先將粉漿煎成餅,再將椰菜和其他材料鋪在粉餅上然後反轉,讓粉餅變成一個蓋,蓋住熱力蒸熟中間的材料。這種做法叫做「重ね焼き」(疊燒)。此外,加入中華麵和芽菜都是廣島燒的特色!

廣島駅內的「麗ちゃん」廣島燒。

廣島駅內的「麗ちゃん」廣島燒。

最後是文字燒(もんじゃ焼き),文字燒基本上就是一堆食材切碎,然後與小麥粉漿攪成糊狀物,再由客人自己玩著來燒,最適合三五知己一邊聊天一天慢慢煎。據說,以前的人會一邊燒一邊用粉漿在鐵板上寫字來玩,於是就變成「文字燒」了。

三者之中,我本人最喜歡廣島燒,認為它比大阪燒清爽,每一啖都有豐富口感。廣島駅內的「麗ちゃん」是著名老舖,有幸在我的#90日環遊日本廣島站中得以一試,美味至今難忘!你又最喜歡哪一種?

以上。

(2017/6/16)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さん」、「さま」、「先生」分別在什麼時候用?

小王子的各國譯本中,留意日本版「王子」後的加了尊稱「さま」!

小王子的各國譯本中,留意日本版「王子」後的加了尊稱「さま」!

不少初學者在開始學日文的時候,常會不小心地在自己的名字後加「さん」而弄出笑話。這當中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さん」的中文慣常被直譯為「先生/小姐」,而在中文世界,自稱「陳先生」、「李小姐」被認為問題不大(嚴格來說亦非理想表達方式);另一個原因是常常聽到日本人在對話中會在名字後加さん,便錯覺以為名字後一定要結合さん來一起使用。但其實,在日語世界,這個「さん」是一種尊稱,而一般日本人並不會以尊稱來作自稱。

正如我之前說過,學習一門語言,就必須連帶學習他們的文化。日本文化當中,恰當表達自己的「身份」、人前表現「謙虛」(即使你認為是虛偽也好),所有事情「恰如其分」非常重要。要知道,在不同階級、關係、場合中,所用的日語字眼都可以非常不一樣,一個人能否區分這些用法,就看得到這個人的日本語功力了。

由於「さん (San) 」、「様(さま Sama)」及「先生 (Sensei) 」都是對別人的尊稱,因此我們一般不會在自己的名字後加這三個用詞,尤其向人作自我介紹的時候,這是非常失禮的表現。例外的是,當我們以第三人稱視角觀看自己,跟自己自言自語,倒是可以的。

日常生活中以「さん」稱呼對方,是對對方表示最基本的尊重,同學、普通朋友、客人、同事、甚至上司(適用於階級觀念不太重的公司,否則以其職銜尊稱才恰當)都可以在其姓或名字後加さん。一般而言,在姓後加さん是不太熟、人際距離較遠的情況,在名後加さん是相處較長日子、人際距離較近的情況(可參考《逃恥》一劇中男女主角改變稱謂的過程)。而人際關係距離最近的好朋友、家人或後輩,則可以直接叫名或加「ちゃん」,不用加さん。正因為人際關係距離如此微妙,好多時如何稱呼對方也會成為日本人的小煩惱。

關於さん的用法,先前坊間有討論認為粉絲在向人提及藝人的名字後不應用「さん」,因為對方不是自己真正認識的人。我認為這樣限制「さん」的用法,未免過於刻板。其實,粉絲聽偶像的歌、看偶像的電影,本身對偶像已有一份懷有好感、敬意,有情感投射,而並非把對方當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更何況,知名藝人都是公眾人物,就算偶像不認識自己,當大眾間都普遍知道這個人的時候,在傾談間談及這個人時加さん,就是在傳達自己對那位偶像的一份尊重。如果聽者並不知道有這個人,這是己方第一次向對方提及這個人的時候,就可以說「〇〇という人/歌手/俳優/(其他職業)」來作介紹。

「さま」用於非常正式的場合或文書,對客人一定要尊稱「お客様」,古時對父母非常尊敬的時代,亦會用到お父様、お母様。對尊貴的皇室人員,當然亦要用「さま」。例如傳媒報導秋篠宮家的長女眞子(まこ)後面就要加「さま」,而他的未婚夫小室圭則只是平民,所以會用「さん」,由此可見兩者分別。

某程度上,上面的「さん」其實是由「さま」演變出來的,前者用作普通程度的敬意表達,後者則保留較為莊重的意味。你有時會聽到電視劇中上司對下屬說「ご苦労さん!」,就是「ご苦労さまです」這句慣用語演變出來。

至於「先生」,尤其香港都會以「先生」尊稱老師,這點就比較容易理解。「先生」是對一些從事受人尊敬的職業、或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的尊稱,例如作家、教師、醫生、政治家、畫家等等,一般都是在他們的姓後面加上「先生」,以示高度尊敬。

例:
❌「初めまして、私は蘇さんです!」 👻

⭕️「初めまして、蘇と申します。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蘇さん、日本語お上手ですね!」 😊 👍

皆さんも簡単な自己紹介をしてみましょう!٩( ‘ω’ )و

(2017/6/15)

日語研究

如何用粵語拆解日語 1 至 10 量詞促音規則

難度: ⭐️ 日文初級或以上

初級的時候,我們必會學到一至十這十個數字,還有從這些數字演變出來的不同數量量詞讀法,當中的數量讀法,有的要促音,有的又不用促音,相信也有不少人覺得硬記有點麻煩;今天,我來試試替大家拆解這個問題。

大家可能都知道,當遇到「た」「さ」「は」「か」行 (t, s, p, k) 為首音的量詞時,一些數字要發促音,而另一些不用發,例如說「一個いっこ」、「一本いっぽん」、「一冊いっさつ」都發產生了促音;而「二個にこ」、「二本にほん」、「二冊にさつ」都不發促音。

之前的文章曾經提過,日文不少音讀漢字的尾音與中文的「入聲」有莫大關係(見《「駅(えき)」字到底中文怎麼讀?》),其後在另一文章提過一點促音規則。

這次教大家用粵語入聲去分辨這些促音變化,只要你懂發母語的入聲,便知道這個時候要不要促音。巧合的是,此情況閩南語亦適用。

粵語 1-10 ,讀音如下:
一 jat1 ,二 ji6 ,三 saam1 ,四 sei3 ,五 ng5 ,六 luk6 ,七 cat1 ,八 baat3 ,九 gau2 ,十 sap6 。

粵語入聲總共 3 個,即尾音標上 t, p, k 的全稱為入聲。上列中一、六、七、八、十全部是入聲發音。

好,進入日文數量詞時,第一個步驟:「七」發訓讀「なな nana」,不在這個思考範圍之列,先將之排除。

其他的按粵語入聲尾音變法:

一 jat → いち 留意 t 形入聲變成了ち。

六 luk → ろく 留意 k 形入聲變成了く。

八 baat → はち 與一同理

十 sap → じゅう 留意 p 形尾音變成了表達長音う

發現了嗎?這就是我們記數量量詞變化時,當數字後面碰上了首音為 t, s, p, k 的量詞需要發促音 4 個數字!也就是說,當這些發入聲的數字一旦碰上 t, s, p, k ,就會變促音!當中如果是は(p)行為首的,就要變半濁音「ぱぴぷぺぽ」。

現在一匹、六階、八千、十分鐘現在都難不到你了吧!?

理解了以上發音規則後,有幫助你更容易記住、判斷數量詞促音音便嗎?覺得有的話,可以留個言讓我知道,謝謝~

**要留意的是當中「く」和「う」尾音在其他情況就不會一遇上 t, s, p, k 就全都發促音喔,只是數量上的讀法是這樣喔。

(2017/6/13)

旅遊日語 ·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放題」如何變成「任食」?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難度: ⭐️ ⭐️(有基本日語程度者能更易理解)

對香港人來說,「放題」就是指日本餐廳的「任食」、「吃到飽」的營業制度,所以一般會在「放題」二字前加一個「日式」,變成「日式放題」。

每當我們聽到「放題」這兩個字,大概都會想到豐富晚餐,吃完捧著大肚子盡興而歸的情境吧!確實,「放題」就是有一種「盡情放任」、「不受拘束」的含意在當中。

若從漢字來看,「放題」跟「任食」壓根兒扯不上邊,雖然「放」字可以聯想到「放任」、「放肆」、「奔放」,但跟「題」字又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根據詞源由來,起初是指在俳諧短詩、和歌創作的時候,偏離了「主題」的現象,此情況稱為「傍題(ほうだい)」。雖然「傍題」本身又有「副題」的意思,但這種脫離常軌、偏離主題的「傍題」始終被認為應該盡量避免去犯,故此「傍題」其實帶有負面意思,指人任意妄為、如脫繮野馬不受控制。後來,形容事情偏離正軌、人任意妄為、行為不端的,就多數寫成「放題」(讀音一樣),而「傍題」繼續保留原意。

「放題」可以作為一個詞幹,置於動詞或助動詞「たい」後面,描述「放任」、「任意」、「無所規限」地去做前者的動作。最熟悉的例子當然有「食べ放題」、「飲み放題」,其他的還有「言いたい放題」、「やりたい放題」、「荒れ放題」、「迷惑をかけ放題」等等。其中「食べ放題」/「飲み放題」變成固定的營銷用語,指在指定時間內(小部份則無時限)盡情享用店方提供的食物/飲品,不受數量限制。要留意的是,如果以「言いたい放題」、「やりたい放題」之類的來背後形容別人,則多帶有批評意味,即是指對方做人做事無分寸,常為別人帶來麻煩、惹人討厭,要小心使用。

「食べ放題」的營銷模式傳過來香港後,就被簡化成「放題」,雖然缺掉了「食べ」,但約定俗成,大家都已共識這是任食的意思了。又或者,當你想輕輕責罵朋友任性無分寸時,不如加點創意,試試說:「你這個人真是放題!」(開玩笑的啦!)

未知台灣方面這詞彙是否普遍?

以上。

2017/6/11

跑步心法 · 日本運動員-馬拉松 · 日本跑步文化 · 日本文化

村上春樹與川內優輝有何共通之處?

image-e1457759405773-625x351.jpg

前幾天寫了兩篇關於日本跑壇巨星川內優輝的故事,不少跑友看後覺得他的故事非常勵志,有些跑友更表示以往並不知道川內原來是巿民跑手(即業餘馬拉松跑手),因為他的成績實在太過驚人!以一個有全職工作在身,只利用工餘時間來訓練的人,竟能跑出 2 小時 8 分 14 秒的紀錄,而且表現穩定,並非曇花一現,實在令人嘖嘖稱奇。

川內優輝在國際間雖然廣為馬拉松界人士熟悉,但其名氣當然仍遠遠不及日本另一「村」,我說的正是村上春樹先生。眾所週知,村上春樹既是享譽全球的小說作家,同時亦是出了名的馬拉松愛好者。他著有《關於跑步,我想說的其實是⋯》一書,娓娓道出他跑馬拉松的經由、心得和體會,書中的名句常被跑友們引用。

EAB43FFD-DF50-43F3-F33B-BEF743F29611.jpg

我認為,兩位神級「跑友」之所以為人所尊敬和崇拜,一定並非因爲他們的跑速(要知道村上的跑速和川內不可同日而語),而是他們身上共通的精神特質。你有否發現,他們既有反叛、創新的精神,同時又高度自律?玄妙的是,他們不但能讓自己的反叛個性與嚴格自律和平共存,更能在不違反日本社會倫理常規的情況下讓內心的叛逆化作一股強勁的力量,從而活出屬於自己的色彩!

村上向來我行我素,對日本文學界更毫不客氣地不作任何形式的應酬、拒絕做文學賞的評審,就是擺明不屑埋堆。這一點跟一般注重團體意識的日本人就非常不一樣。另一邊廂,川內就常常公開反對傳統過份嚴苛勞人的訓練方式,不做全職運動員,就是不想在體制內受人控制。

日本人向來自律性高,電車如無意外幾乎從不誤點,約會總是有早無遲,靠的就是一份對時間的高度敏感。

村上春樹的自律是更極端的,當很多人以為作家都是有靈感時才去寫作、過著日夜顛倒生活的時候,村上過著的其實是有如禪修般的早起規律生活,讓自己養成定時定候的寫稿習慣,而非被動地等待靈感之神的眷顧。川內的訓練亦全是自發地規律,他並非全職運動員,沒有來自國家或贊助商的壓力,也沒有教練,因他就是自己的教練!

由此可見,反叛的創新精神、附帶著極高自律性的超強 self-motivation 就是村上春樹與川內優輝的兩大共通點!

心理學家 Angela Lee Duckworth 指出 Grit (やり抜く力、恆毅力)就是成功人士的主要共通特質,這一點相信他們兩位都不缺!

此外,川內曾因跑步結果成績不理想而剃頭決志,心裡為讓支持者失望而感到難過,希望能跑得更好,不再辜負粉絲。村上不想花時間埋堆,因他想到的是讀者,他認為小說家最需要的只是「應酬」讀者,而「應酬」讀者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小說寫好!

一個用心跑步,一個用心寫作,同樣是用最純粹的心去對待自己心愛、擅長的事,不辜負天份,不辜負賞識自己的人!他們同樣明白真心的支持者比權貴和名利都更重要,這份風高亮節,問現今世界,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2017/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