ドラマ · 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日本跑步文化 · 日本文化

《陸王》啟示錄(二)努力是一種選擇

25593963_705539526315159_6476357522171313267_n.jpg

曾經有人說過「聰明是一種天賦,善良是一種選擇。」而在《陸王》中,我看到的是,努力是一種選擇。

來到第10集大結局,故事沒有意外,茂木最終選擇了穿著「陸王」出戰豐橋國際馬拉松,並勝出了比賽。但,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

面對著違反Atlantis贊助合同這樣的天大難題,在作出抉擇前,茂木的內心到底要經過多大的掙扎?而當前小鉤屋可以說仍是一間毫無希望的小足袋屋,他這次的賭注實在太大了!

然而,或者喜歡跑步的人,就是有一份傻勁。茂木從小鉤屋等人身上感受到的一份「溫暖」、一份濃濃的人情味,是Atlantis這種巿場至上的公司難以取代的。無錯,或者Atlantis的贊助確實可以為他帶來名利,但小鉤屋為他造鞋,令他可以為自己而跑;另一邊廂,Atlantis卻老只想著自身的利益,趨炎附勢,跟紅頂白,只把運動員當成沒有感情的宣傳工具!

跑步,是人類最原始的運動,沒有一種運動比他更乏味(笑),卻又可以同時感受到身為人的「存在感」。在一呼一吸之間,在挺胸提腿之間,一步一步地前進。跑步是多麼的純粹。不論你有多想跑得更快,身體都會用最直接、最誠實的方式告訴你:「朋友,未經過艱苦的鍛鍊,別要妄想了!」是跑步,讓我們學會赤裸裸地面對自己。在跑步面前,我們只有「努力」一條路,沒有任何捷徑。問題是,你想選擇「努力」來換取進步,還是選擇原地踏步、荒廢而已。

可是,我們又該如何定義努力呢?是否在某方面不停付出時間就叫「努力」呢?我認為,只有真正學懂「取捨」,才能稱得上為努力。為了減重選擇戒掉愛吃的薯片,為了陪伴家人放棄了一個人獨處的時間,為了上日語課寧願拒絕朋友的邀約⋯等等,都是一種努力。

「努力」與否本身是一種「選擇」;而在如何去作選擇,如何去取捨,就是「努力」本身重要構成!茂木既選擇了努力,也為努力作出了決定性的選擇!

當一個人學懂面對自己、忠於自己,也許即使有多大的利益引誘,他亦能作出最忠於自己價值原則的選擇。我想,這就是茂木選擇「陸王」的最大原因!他非常努力地做一個忠於自己的人!

ドラマ · 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日本跑步文化 · 日本文化

《陸王》啟示錄 –是為別人而跑,還是為自己而戰?

來到第9集,劇情進入了另一個高峰。(以下內容含小量劇透)

25354132_702771936591918_455224839567438019_n.jpg

小鉤屋到底是要接受被收購的命運,還是應該苟延殘存,堅拒被收購?眾人為「陸王」團結一致,卻為被收購一事出現了嚴重分歧,員工們士氣低落,當中老臣子明美尤其堅決反對收購,因為這裡曾經是她視為第二個家的居場所。她擔憂,當公司被收購後,根本不可能維持現狀,小鉤屋不會再是現在的小鉤屋。小鉤屋正處於極度迷失當中。這時候,因小宮澤努力不懈,找到新鞋面織料供應商,終令第五代「陸王」誕生了!它象徵著小宮澤的成長,也象徵著一個新的希望。小宮澤,正正就將會是小鉤屋的第五代傳人。

25299067_702771969925248_8648874660307920118_n.jpg

另一邊廂,茂木陷入與毛塚比較的迷失當中。毛塚被視為「天才」,輕易地打破茂木所創造的紀錄,茂木感到彷彿他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超越「天才」。在一般的日劇、漫畫中,好多時候主角總是天才,而在《陸王》,主角們卻是一班垂頭喪氣的敗犬。

說起「天才」,《男兒當入樽》的櫻木花道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他時常自喻「天才」,他真的是天才嗎?他的球技真能輕易勝過流川楓嗎?其實最初那不過是他的內心因家庭、成長背景產生了極度自卑感,而作出的自我安慰吧。事實上,籃球使他找到自己的價值,使他奮不顧身地為這份價值持續奮鬥,最後終於自我實現,在籃球場上留下佳話。好多我們後來看到的「天才」,其實可能曾經都是一頭敗犬,當他找到自己的舞台,找到自己的伯樂,才開始發光發熱。

25551928_702771999925245_333546654735482731_n.jpg

 

長期屈居於毛塚之下,令茂木求勝心切而瘋狂練習,希望自己能贏過他,扳回面子,扳回受過的冤屈氣。直到他領悟,馬拉松這回事,終究我們要贏的,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知道真正「天才」的共通點是什麼嗎?他們根本不會理會其他人怎麼想,別人的意見頂多是個參考,他們自有一套自己的步伐。如果只跟隨他人的步伐去走,一生只為贏取別人認同而奮鬥,那麼標杆一旦失去,你還憑什麼努力?

明白了真正的勝利其實是「突破自己」,你才真正有「贏」的機會!

 

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日語研究 · 日本馬拉松賽事 · 日本跑步文化

【實用日本語】拿出棄權的勇氣

22730124_680997282102717_8200072781962685290_n

跑步的愛徒要去日本跑馬拉松了,出賽前一堂我們暫時放低生硬的教科書,來點「活用教材」,就是學習閱讀馬拉松的「案內」。

很喜歡在「大会注意事項」中的這一句:「体調不良の場合は無理せず、勇気を持って棄権する~」(意:當身體遇有不適,請勿勉強,要拿出勇氣棄權~)

很明白對於某些人來說,「放棄」比「堅持」更難,然而「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我個人十分反對在賽事中硬來。

「不放棄」的態度不應是在賽場上,而是在整條人生道路上。每場路跑都時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當受傷了或身體不適仍勉強去「堅持」,這是斷自己後路。今年完成不了,明年再努力一點練習,作更好的準備後再來挑戰,急什麼?

筆者喜歡家康公遺訓中的這一句:「人の一生は重き荷を負って遠き道を行くが如し、急ぐべからず」《東照宮家康公遺訓》(人的一生如負重荷走遠路,不可急也。)

【日文小資訊】

日文中的「勉強」是中文「學習」的意思,
日文中的「無理」可理解為中文「勉強」的意思。

確實我們是必須要「勉強」自己去接觸新事物,讓自己經過新的學習,經過艱辛鍛練,人才能成長。但有些傷患是不可挽回的,我們要看長線,不要「無理」追求短線效益,命裡有時終須有,無謂勉強。

跑者心聲 · 日本馬拉松賽事 · 日本跑步文化

マラソン(馬拉松)必定等於 42.195 公里嗎?從日本馬拉松發祥之地神戶說起

via google map

via google map

如果大家有跑過神戶馬拉松,可能都會留意到在起跑點位置,亦即神戶巿役所前,樹有一塊刻上了「日本マラソン発祥の地 神戸」的紀念碑,並生起「哦?!日本的第一次全程馬拉松就在神戶舉行?」這個疑問。或者在不少跑友心目中, 10K 不算馬拉松, 20K 、 30K 都不能算是馬拉松,「馬拉松」必定要等於 42.195 公里。當有人說自己跑了馬拉松,而實際上跑的距離是 10 公里時,必遭嘲笑,事實上,馬拉松必定等於 42.195 公里嗎?

相信大家對「馬拉松」的由來都已耳熟能詳了,這項運動的起源就是為了紀念希臘那位在馬拉松戰役中盡忠職守的士兵——菲迪彼德斯 (Pheidippides) ,他為了盡快回雅典通報國家在戰事中獲勝的消息,一口氣由馬拉松跑了很長的一段距離跑到雅典,而據說當他完成任務後,即告離世。由此,相信在起初的馬拉松競賽當中,不多不少亦帶有宣揚「克盡己任」、「無所畏懼」、「一往無前」這些精神的意味。

據說,在模仿菲迪彼德斯由馬拉松跑回雅典的第一屆雅典奧運會中,馬拉松的距離只有40公里左右,這個距離維持了 3 屆,直到第 4 屆(1908 年)在倫敦舉行的奧運會,賽事距離才改為 42.195 公里,原來為的是方便當時的皇室人員觀戰。即是說,42.195公里並非菲迪彼德斯當初所跑的距離,亦非這項賽事最先所設定的距離。其後幾屆奧運會,馬拉松賽道距離繼續浮動,要直到 1921 年 42.195 公里這個距離才被正式定下來。

讓我們回到神戶起跑點的那塊紀念碑,原來在 1909 年,日本正式引入了「マラソン」這個概念和名稱來進行長跑競賽,這比最初舉辦駅伝競賽的 1917 年還來得要早。當時這場稱為《マラソン大競争》的賽事,就以神戶巿湊川埋立地為起點,大阪西成大橋為終點,而全長距離只有 31.7 公里。當時的出賽資格非常嚴謹,先由 408 名參賽者中進行體能測試,合資格後再進行預選賽,最後只有 20 名選手出賽。根據記錄,第一名的優勝者以 2 小時 10 分 54 秒完賽,除有 300 円獎金之外,還有金錶及銀屏風等豐富獎品,可見這項賽事非常受重視。

「マラソン」這個概念,至今仍然保留著「長距離跑步競賽」這個廣泛意義,並不等於 42.195 公里。因此,大家會見到不少日本賽事的賽距雖只有 21 公里、 10 公里,仍會被稱為マラソン,而 42.195 公里只是其中一個賽距,稱為「フルマラソン」(全程馬拉松),半馬則為「ハーフマラソン」。

我認為,其實不論距離多少,最重要的是一個跑者是否跑出了馬拉松精神,體現出馬拉松精神。至於隨著時代的轉變,社會的發展,「馬拉松」的意義亦因此起了微妙的變化,相信這又是另一個議題了。

(2017/6/17)

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我的故事 · 我所跑過的馬拉松 · 日本馬拉松賽事

跑步兩年,我完成了雙連馬

3 月 5 日,我以 PB 成績完成了靜岡馬拉松,相隔一星期的 3 月 12 日,我又完成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以一個跑步才兩年的人來說,這看來似是不可能的任務。

記得報名當時,一位一直十分支持我、同樣愛跑步的好友卻極力反對我跑雙連馬,她認為一個星期不足以讓雙腳復原,這樣會很容易受傷。對於她的關心,我非常感動,但是,我還是照把兩個賽都報了。這當中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兩個賽事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

名古屋馬我在 2016 年那屆已報過一次名,可惜最後落選;當時老公還怕我不開心,叫我不如回港參加確保名額的旅行團,錢由他來付;我當然拒絕,哪有這麼傻的事。名馬年年都辦,這年落選,就等下一年吧。於是, 2017 的這一屆,我一早就盯緊報名日期,日子一到就急不及待遞上申請表,而最後也幸運地中簽了。這個等了一年的賽事,難得中簽,不可能錯失。

住在靜岡就理應跑靜岡馬吧?然而,靜岡馬限時 5 小時 30 分,原本以自己的跑速,並沒有信心完成,因此報名前反而猶豫了好一陣子。心想,不如將來實力達到了再報吧!但後來,當看到靜馬的賽道短片,片中經過了我平日練跑的久能山草莓海岸通,我就開始百般滋味浮上心頭,一滴滴豆大的眼淚再也按捺不住,奪眶而出。那一刻我知道,這個賽,非報不可。

我沒有參加任何跑團跑會,在日本的日子,平日就是這樣沿著海岸自己一個來往地跑。我知道不去運動場衝 interval ,速度很難提升,但這個海岸線,永遠教我著迷,在她和富士山的眼底下跑步,是一個孤寂旅人最大的療癒。不管風多大,天氣多冷,在她們的懷裏跑,足以令我忘卻一切俗世煩憂;可以放肆地哭著、笑著,也沒有途人察覺。在這條跑道上,我自然進入了 We connect 的狀態。我 Connect 的不只是天與地、山與海,還有千千萬萬個跑友。感恩遇上這條跑道,承蒙有你,我變得更堅強,更壯健;因為有你,我才能走在馬拉松的賽道上。在畢業的這一年,我必須好好向你道謝和道別,以自己雙腳跑完 42.195 公里這個方式。

這就是我報了名馬後又報靜馬的原因。

第二,就是根據過往兩隻馬的經驗,我對自己的復原能力有相當信心。初馬大阪馬在三四日後就幾乎完全復原,富士山馬雖傷患收場,但其後除患處外,其他肌肉、關節位復原得很快。所以我對連馬有一定的信心。而事實上,12月在那霸馬後的一星期便順利完成袋井蜜瓜馬,亦某程度上證明了我的推測沒有錯。

先行說明一點,我從來非常反對勉強去完成自己實力未到的賽事。反對那種明明因練習不足或操練過度而受傷,卻又要逞強,「多痛也要捱下去」的運動精神。這表面看起來是很有「毅力」,但實質與健康背道而馳。把身體大肆虐待來換得精神勝利的,不過是另一種虛榮。專業運動員也許有時背負重任無可奈何,但對於業餘愛好者來說,是否應該推崇這種精神?

我們絕對可以讓身體去承受痛楚,因為運動就難免會有痛楚,但這些痛,必須痛得有成長價值,必須是讓身體變得更強的痛。那些死捱爛捱、虐待身體的行為,並不值得鼓勵。我堅信,愛運動的人,必須同時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

靜馬過後的第三日,我已經能夠輕鬆地跳上有千幾級樓梯的久能山,即是說,雙腳復原得七七八八。

然而,來到賽前 3 月 11 日晚上,我卻發現右腳腳踝位置異常地痛。記得 EXPO 當天,我背著行李走了大半日,是重量令到右腳受壓發作嗎?後來治療師朋友問我有否拗柴,我才想起當日有因掛住拍照,沒留意到地面的小梯級而輕輕拗柴,但輕輕的拗柴一般都無大礙,或者真是因爲加上了背包重量(裡面除了衣物,還有電腦和大相機)而不知不覺造成勞損吧!

事到如今,痛楚已形成,翌日只能在盡量避免令傷痛惡化的姿勢去跑了。

如是者, 3 月 12 日,我負傷上陣。開始時還能保持速度,但右腳在 10 公里後痛楚加劇。我必須不時停下來拉筋,才能得到一點舒緩;後來索性把襪子脫下一半,減少它承受的壓力,痛極時就只用腳板內側著地去跑,每一公里都非常難捱。幸好途中大會提供的自助護理站亦幫了不少忙。我知道這次我被拍到的照片一定全是面容扭曲,極度痛苦的模樣了。(實在不敢看大會照片啊!)

在不停與痛楚搏鬥的同時,因肩負《馬拉松跑世界》編輯的身份,我還必須不時停下來拍下途中的精彩片段。除卻了痛與焦急的心情,沿路的風景依然教我感動。沿路中沒有斷過的打氣聲,絕對是在這場堅持中最佳的精神食糧。

終於來到 39 公里,我忍不住鼻子一酸。你懂的。往後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就是這樣,我如願完成了靜馬和名馬這兩場雙連馬。而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右腳腳踝也已康復了。

謝謝看到這裡、陪我走到這裡的每一個你。

(2017/3/17)

跑者心聲

關於跑 Tee ,我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記得在今年渣打香港馬拉松接受報名期間,一位不跑步的朋友特意 send Whatsapp 問我會否因為那件「咁靚」的跑 Tee 而報渣馬,我才知道原來在非跑友心目中,今年這件渣馬跑 Tee 已經算得上係「靚」。

由於我選擇賽事時多數只會因應自己能力、賽事日期、賽道和大會支援來作取捨,從未想過要以跑 Tee 來作為考慮條件之一,因此,答案是「當然不會」。

作為香港人,也許終歸要跑一次香港馬拉松,但於我,現在時機仍未到。至於這件跑 Tee 到底「靚定唔靚」,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今年渣馬跑 Tee 由 Nike 贊助,不少跑友事前都對其抱有期望,本以為換了贊助商後能一改以往廿年如一的設計,結果卻原來只不過是把渣馬圖案縮細放在右上角,一眼望去,比賽年份不詳、「香港」身份不詳,可謂極之「簡約」。這件跑 Tee 與東京馬大阪馬的跑 Tee 固然無得比,就連與香港 Nike Women 10K 的跑衣相較,後者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未免讓部分參賽者失望。(利申:筆者對 Nike 鞋有情意結,對此品牌向來充滿信心)

沒想到後來更出現 Size 問題風波。一個國際大城巿搞一個如此大型的馬拉松賽事時,能力若只能到此,外人看來怕都以為香港沒有人才。

我本人至今參加過的幾個日本馬賽事,就從未出現過 Size 不合身的情況。日本的賽事在報名時已有詳細寫明 Size 碼所代表的尺吋,一目了然,亦鮮有聽聞要參賽者臨時改取不同尺碼跑衣的事,我想這是對跑者的基本尊重。對住渣馬,唯有無奈地繼續那一句:「俾啲時間佢慢慢改進啦。」多麼希望將來自己參賽的那一屆,一切都令人滿意。

我不禁又想,關於跑 Tee ,其實我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自己跑齡尚淺,全馬方面就只有大阪馬、富士山馬和那霸馬三件跑 Tee 。至今我還不捨得穿上它們上街練跑,因為對於我這個初哥來說,大賽跑 Tee 某程度上仍有種「留作紀念」的意義。撇除愛惜之情,我想若是穿上這些跑 Tee 上街,定都會有一份特殊的身份認同感。

相信你也有過同樣經驗吧?

有時我們走到街上,看到有人穿上自己未能參加的大型馬拉松賽事跑衣,都會不期然投以羨慕目光。心想:「唉呀,東馬我抽唔到呀!佢就好啦!」

又有時見到有人穿著自己同樣跑過那場賽事的跑衣時,就會突然多了一份親切感,頓時與一個陌生人拉近了距離。

「啊,我哋原來曾經喺過同一條跑道上呢!」

實不相瞞,每當我穿著印有「香港」字眼的跑 Tee 在日本街上練跑時,都會產生一種「代表」著香港的自豪感。雖然實質上我並不是香港代表隊,但只要穿上這些跑衣,便能默默地告知其他迎面而來的跑友:「我是香港人」。

「你好,我來自香港,我跟你一樣同樣熱愛跑步。在國界上,我們或有區分,但在跑道上,我們都是一個跑者!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身上的跑 Tee 無聲地說。

說到底,關於跑Tee,跑者們最想要的,無非就是能為我們傳達一種「無聲,勝有聲!」的默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