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想法 · 未分類

記・一個終結2009-2019

亦愛亦恨

2009年開始玩FB,至今剛好十年。其間多次想關掉,但礙於現實中不得不與某些人聯絡,而僅有的方法就是FB的時候,只好重開。FB帶給我許多重要而美好的回憶,甚至這兩年日語事業得以順利發展也是托它的福。但另一方面,對其產生的副作用卻是痛恨之極。

噁心的虛假人面

像我這種敏感型社交障礙人士,網上是一個很好的途徑讓我與他人暢所欲言,從而漸漸克服了現實生活的人際距離感,在網上面結交志同道合的朋友本是一件美好的事。但社交媒體的興起,因廣告利益引致的KOL文化惡質化,卻讓整個社交媒體充斥著虛偽人面。虛假到令人作嘔。對,社會上本來就是充斥各種虛偽,即使在網上世界也不能倖免。當自己的知名度只是略為增加,就要應付更多的虛偽,真心換來的是無窮的虛偽,深感疲倦。寧願自己再沒有利用價值還比較好。

脆弱的關係

網際交往之脆弱,就是一個unfriend/block制就可以讓人與人從此彷如從未認識過。當你對感情認真,還會被笑「認真就輸了」。

難得的知己

偶而遇有難得的知己、欣賞的人時,你會非常慶幸社交媒體的存在,讓原本物質距離如此遙遠的你們可以透過網絡走在一起。但你不會知道這個「知己」什麼時候反面不認人,它其實只是另一場虛偽的化身。對人失去信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信仰徹底崩潰

一直以來,對我來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兩心相知」,最大的侮辱是「一廂情願」。一直相信世上有種關係叫做「心有靈犀」,雙方無須多講也能明白對方想法,心意可以直通。終明白了原來這也是可以製造的假象,又或者根本只是一個人太過寂寞而產生的幻覺。交往過程的感情或許部份是真,但「心有靈犀」並不存在。

最難救的是失去自信

對人失去信任還不算最可怕,一個人最可怕是失去自信。不再相信自己的感覺,不想再對任何事存有任何寄望。這種感覺不同於失戀,失戀的時候你只是失去一段關係,只要基礎信仰仍在,你仍可能重新開始另一段關係。當信仰崩潰,最大的幸福感和期待消失,賴以生存的最大動力便蕩然無存,這個「人」等於宣告了死亡。

珍惜眼前人?

眼前人,我從來都珍惜。我不是一個只活在網絡,也不是一個靠網絡操作維生的人。網絡是很好的工具,從前我把交友和心靈的一部份交給了它,現在只是回歸到它最大的「傳播」功能身上,在物理世界中更加踏實地珍惜眼前人,繼續努力做好自己需要擔當的角色。

 

私想法

網絡時代的身分

網絡時代的身分

是否就如RPG遊戲一樣,可以關掉他就一了百了?還是已與現實生活不可分割?

虛擬遊戲角色若玩得很爛可以斬掉重練,現實生活卻不可以。

但若然現實生活卻反倒是一場角色扮演的遊戲呢?自殺明顯不是一種出路,只能繼續角色扮演下去,盡量把這場遊戲演得好看一點而已。

一個人內心的苦痛掙扎從來不是外間的人能輕易看到。諷刺的是看到表面的人卻以為自己看到了全部,然後肆意評論,笑人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否在福中,其實無人可以代替另一個人去評定。一個看來生活美滿的人,為了圓滿一件事所作出的犧牲,又會有幾多人知。

曾經以為自己近年算「扮演」得不錯,曾經以為脫離了既定影響因素,但結果仍然是失敗的。人生的軌跡始終無法脫離過去留下的痕跡。個天給你什麼基因和背景,你再怎麼努力,還是逃離不了。你當然可以努力,「努力」的意思就是去承受痛苦。不斷地努力,就是不斷地承受不同形式的痛苦。然後才能享受一丁點「改變」後的美果。那種「你就只值這麼多了」、「你不配擁有更好」的聲音很可怕⋯

螞蟻高高興興地在地上努力搬著食物回家,頑童一下彈指,全功盡費。錯的是什麼?是螞蟻基因上的食慾所求?還是頑童的權力慾?權力慾又是誰之賦予?

其實可以不是誰的錯。煩惱只因有所求,快樂也因有所求,人生就是一場作弄。我們仍有倖存的、小量的「自由意志」,就是你可以選擇放棄心中的信仰和追求,來求一個心靈的平靜,告訴自己快不快樂已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