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日語研究 · 日本馬拉松賽事 · 日本跑步文化

【實用日本語】拿出棄權的勇氣

22730124_680997282102717_8200072781962685290_n

跑步的愛徒要去日本跑馬拉松了,出賽前一堂我們暫時放低生硬的教科書,來點「活用教材」,就是學習閱讀馬拉松的「案內」。

很喜歡在「大会注意事項」中的這一句:「体調不良の場合は無理せず、勇気を持って棄権する~」(意:當身體遇有不適,請勿勉強,要拿出勇氣棄權~)

很明白對於某些人來說,「放棄」比「堅持」更難,然而「留得青山在,哪怕無柴燒」,我個人十分反對在賽事中硬來。

「不放棄」的態度不應是在賽場上,而是在整條人生道路上。每場路跑都時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發生,當受傷了或身體不適仍勉強去「堅持」,這是斷自己後路。今年完成不了,明年再努力一點練習,作更好的準備後再來挑戰,急什麼?

筆者喜歡家康公遺訓中的這一句:「人の一生は重き荷を負って遠き道を行くが如し、急ぐべからず」《東照宮家康公遺訓》(人的一生如負重荷走遠路,不可急也。)

【日文小資訊】

日文中的「勉強」是中文「學習」的意思,
日文中的「無理」可理解為中文「勉強」的意思。

確實我們是必須要「勉強」自己去接觸新事物,讓自己經過新的學習,經過艱辛鍛練,人才能成長。但有些傷患是不可挽回的,我們要看長線,不要「無理」追求短線效益,命裡有時終須有,無謂勉強。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Emoji 你又會怎麼讀?

😊 😘 😍 😂 😱相信大家對這些表情符號 (Emoji) 都會有份特別的親切感,它們或會令我們想起某個人,或令我們想起某段光陰,每一個表情都深深嵌進了我們的生活。每當我們在透過手機短訊聊天時,即使未能見到對方面部表情,都可以借助這些可愛的小圖畫去幫我們傳遞感情訊息,從而提升溝通質素和樂趣。如此人見人愛的表情符號,我們對它的熱愛就更加有增無減。

雖然 Emoji 的中文被譯為「表情符號」,但事實上 Emoji 所含括的內容範疇卻遠遠多於「表情」,而是有更多不同的符號,例如節日 🎏 、天氣 ❄️ 、路標 ⛔️ 甚至國旗 🇯🇵 等等。未知是否因它以表情符號為主,或是因它被譯為「表情符號」的關係,起初就有不少人以為 Emoji 這個名稱是來自英文 “Emotion" ,但經過多年之後,相信大家都已知道,它其實是來自日文的「絵文字(えもじ e-mo-ji)」,意思即謂「圖畫形文字」。

聞說,初代的 Emoji 由當時的 NTT Docomo 的科技人員栗田穣崇(くりた・しげたか)所監修設計而成,但真正讓 Emoji 在世界普及的卻是 Softbank 的孫正義,為了使 iPhone 更容易打入日本巿場,他遂主動要求 Apple 公司讓 iPhone 裝上 Emoji ,從此便為 Emoji 打開了通往世界之路。

那麼, Emoji 到底應該怎麼發音呢?相信這也是不少語言愛好者所關注的問題。懂得日文的,可能都會很自然地發它原來的日語讀音「えもじ (e-mo-ji) 」,而一般人就多發作英語讀音【iˈmoʊdʒi/】。或者有人會認為,因為它本來是日文詞彙,所以必須發日語讀音才是正確;然而,隨著 Emoji 的全球化及現今這個以英文為主導的世界,當 Oxford 也把它納入了英文字典時,我們是否需要強調它必須跟從日本原本發音呢?

我本人的意見是「並不需要」,不懂日語的朋友讀回英文 Emoji 即可。我們當然可以了解它的由來,去了解它的「身世」,但我同時認為語言最主要功能是「溝通」。當一個語言的生命力已發展去到國際層面,也已有一套共識的標準出現,就不必再強調它原來的讀音才是所謂的「正音」了。這情況與我早前解說「駅」字中文該怎麼讀是兩回事,因為「駅」這個「外來字」在香港仍未有非常明確的共識讀音,故此,為了避免混亂,去了解它的詞源,去找出它本來就面貌方便大家取得共識來進行溝通,就變得非常重要。

至於中文翻譯方面,我會比較建議整體譯作「圖形字」,畢竟它包含的不只有表情符號。

我認為,探求知識、研究詞源的最終意義,不是要去爭辨「你錯我對」,更不是為了拋書包,而是要找到最合理、最有說服力的一套根據,讓大眾有所適從,從而才能提升社會整體的溝通質素。

謝謝大家。

(2017/6/20)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さん」、「さま」、「先生」分別在什麼時候用?

小王子的各國譯本中,留意日本版「王子」後的加了尊稱「さま」!

小王子的各國譯本中,留意日本版「王子」後的加了尊稱「さま」!

不少初學者在開始學日文的時候,常會不小心地在自己的名字後加「さん」而弄出笑話。這當中到底出現了什麼問題呢?

相信其中一個原因是「さん」的中文慣常被直譯為「先生/小姐」,而在中文世界,自稱「陳先生」、「李小姐」被認為問題不大(嚴格來說亦非理想表達方式);另一個原因是常常聽到日本人在對話中會在名字後加さん,便錯覺以為名字後一定要結合さん來一起使用。但其實,在日語世界,這個「さん」是一種尊稱,而一般日本人並不會以尊稱來作自稱。

正如我之前說過,學習一門語言,就必須連帶學習他們的文化。日本文化當中,恰當表達自己的「身份」、人前表現「謙虛」(即使你認為是虛偽也好),所有事情「恰如其分」非常重要。要知道,在不同階級、關係、場合中,所用的日語字眼都可以非常不一樣,一個人能否區分這些用法,就看得到這個人的日本語功力了。

由於「さん (San) 」、「様(さま Sama)」及「先生 (Sensei) 」都是對別人的尊稱,因此我們一般不會在自己的名字後加這三個用詞,尤其向人作自我介紹的時候,這是非常失禮的表現。例外的是,當我們以第三人稱視角觀看自己,跟自己自言自語,倒是可以的。

日常生活中以「さん」稱呼對方,是對對方表示最基本的尊重,同學、普通朋友、客人、同事、甚至上司(適用於階級觀念不太重的公司,否則以其職銜尊稱才恰當)都可以在其姓或名字後加さん。一般而言,在姓後加さん是不太熟、人際距離較遠的情況,在名後加さん是相處較長日子、人際距離較近的情況(可參考《逃恥》一劇中男女主角改變稱謂的過程)。而人際關係距離最近的好朋友、家人或後輩,則可以直接叫名或加「ちゃん」,不用加さん。正因為人際關係距離如此微妙,好多時如何稱呼對方也會成為日本人的小煩惱。

關於さん的用法,先前坊間有討論認為粉絲在向人提及藝人的名字後不應用「さん」,因為對方不是自己真正認識的人。我認為這樣限制「さん」的用法,未免過於刻板。其實,粉絲聽偶像的歌、看偶像的電影,本身對偶像已有一份懷有好感、敬意,有情感投射,而並非把對方當是一個完完全全的「陌生人」。更何況,知名藝人都是公眾人物,就算偶像不認識自己,當大眾間都普遍知道這個人的時候,在傾談間談及這個人時加さん,就是在傳達自己對那位偶像的一份尊重。如果聽者並不知道有這個人,這是己方第一次向對方提及這個人的時候,就可以說「〇〇という人/歌手/俳優/(其他職業)」來作介紹。

「さま」用於非常正式的場合或文書,對客人一定要尊稱「お客様」,古時對父母非常尊敬的時代,亦會用到お父様、お母様。對尊貴的皇室人員,當然亦要用「さま」。例如傳媒報導秋篠宮家的長女眞子(まこ)後面就要加「さま」,而他的未婚夫小室圭則只是平民,所以會用「さん」,由此可見兩者分別。

某程度上,上面的「さん」其實是由「さま」演變出來的,前者用作普通程度的敬意表達,後者則保留較為莊重的意味。你有時會聽到電視劇中上司對下屬說「ご苦労さん!」,就是「ご苦労さまです」這句慣用語演變出來。

至於「先生」,尤其香港都會以「先生」尊稱老師,這點就比較容易理解。「先生」是對一些從事受人尊敬的職業、或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人的尊稱,例如作家、教師、醫生、政治家、畫家等等,一般都是在他們的姓後面加上「先生」,以示高度尊敬。

例:
❌「初めまして、私は蘇さんです!」 👻

⭕️「初めまして、蘇と申します。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します。」

「蘇さん、日本語お上手ですね!」 😊 👍

皆さんも簡単な自己紹介をしてみましょう!٩( ‘ω’ )و

(2017/6/15)

日語研究

如何用粵語拆解日語 1 至 10 量詞促音規則

難度: ⭐️ 日文初級或以上

初級的時候,我們必會學到一至十這十個數字,還有從這些數字演變出來的不同數量量詞讀法,當中的數量讀法,有的要促音,有的又不用促音,相信也有不少人覺得硬記有點麻煩;今天,我來試試替大家拆解這個問題。

大家可能都知道,當遇到「た」「さ」「は」「か」行 (t, s, p, k) 為首音的量詞時,一些數字要發促音,而另一些不用發,例如說「一個いっこ」、「一本いっぽん」、「一冊いっさつ」都發產生了促音;而「二個にこ」、「二本にほん」、「二冊にさつ」都不發促音。

之前的文章曾經提過,日文不少音讀漢字的尾音與中文的「入聲」有莫大關係(見《「駅(えき)」字到底中文怎麼讀?》),其後在另一文章提過一點促音規則。

這次教大家用粵語入聲去分辨這些促音變化,只要你懂發母語的入聲,便知道這個時候要不要促音。巧合的是,此情況閩南語亦適用。

粵語 1-10 ,讀音如下:
一 jat1 ,二 ji6 ,三 saam1 ,四 sei3 ,五 ng5 ,六 luk6 ,七 cat1 ,八 baat3 ,九 gau2 ,十 sap6 。

粵語入聲總共 3 個,即尾音標上 t, p, k 的全稱為入聲。上列中一、六、七、八、十全部是入聲發音。

好,進入日文數量詞時,第一個步驟:「七」發訓讀「なな nana」,不在這個思考範圍之列,先將之排除。

其他的按粵語入聲尾音變法:

一 jat → いち 留意 t 形入聲變成了ち。

六 luk → ろく 留意 k 形入聲變成了く。

八 baat → はち 與一同理

十 sap → じゅう 留意 p 形尾音變成了表達長音う

發現了嗎?這就是我們記數量量詞變化時,當數字後面碰上了首音為 t, s, p, k 的量詞需要發促音 4 個數字!也就是說,當這些發入聲的數字一旦碰上 t, s, p, k ,就會變促音!當中如果是は(p)行為首的,就要變半濁音「ぱぴぷぺぽ」。

現在一匹、六階、八千、十分鐘現在都難不到你了吧!?

理解了以上發音規則後,有幫助你更容易記住、判斷數量詞促音音便嗎?覺得有的話,可以留個言讓我知道,謝謝~

**要留意的是當中「く」和「う」尾音在其他情況就不會一遇上 t, s, p, k 就全都發促音喔,只是數量上的讀法是這樣喔。

(2017/6/13)

旅遊日語 ·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放題」如何變成「任食」?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難度: ⭐️ ⭐️(有基本日語程度者能更易理解)

對香港人來說,「放題」就是指日本餐廳的「任食」、「吃到飽」的營業制度,所以一般會在「放題」二字前加一個「日式」,變成「日式放題」。

每當我們聽到「放題」這兩個字,大概都會想到豐富晚餐,吃完捧著大肚子盡興而歸的情境吧!確實,「放題」就是有一種「盡情放任」、「不受拘束」的含意在當中。

若從漢字來看,「放題」跟「任食」壓根兒扯不上邊,雖然「放」字可以聯想到「放任」、「放肆」、「奔放」,但跟「題」字又有什麼關係呢?

其實根據詞源由來,起初是指在俳諧短詩、和歌創作的時候,偏離了「主題」的現象,此情況稱為「傍題(ほうだい)」。雖然「傍題」本身又有「副題」的意思,但這種脫離常軌、偏離主題的「傍題」始終被認為應該盡量避免去犯,故此「傍題」其實帶有負面意思,指人任意妄為、如脫繮野馬不受控制。後來,形容事情偏離正軌、人任意妄為、行為不端的,就多數寫成「放題」(讀音一樣),而「傍題」繼續保留原意。

「放題」可以作為一個詞幹,置於動詞或助動詞「たい」後面,描述「放任」、「任意」、「無所規限」地去做前者的動作。最熟悉的例子當然有「食べ放題」、「飲み放題」,其他的還有「言いたい放題」、「やりたい放題」、「荒れ放題」、「迷惑をかけ放題」等等。其中「食べ放題」/「飲み放題」變成固定的營銷用語,指在指定時間內(小部份則無時限)盡情享用店方提供的食物/飲品,不受數量限制。要留意的是,如果以「言いたい放題」、「やりたい放題」之類的來背後形容別人,則多帶有批評意味,即是指對方做人做事無分寸,常為別人帶來麻煩、惹人討厭,要小心使用。

「食べ放題」的營銷模式傳過來香港後,就被簡化成「放題」,雖然缺掉了「食べ」,但約定俗成,大家都已共識這是任食的意思了。又或者,當你想輕輕責罵朋友任性無分寸時,不如加點創意,試試說:「你這個人真是放題!」(開玩笑的啦!)

未知台灣方面這詞彙是否普遍?

以上。

2017/6/11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這個符號怎麼讀?「郵便」到底又是從何而來?

攝於鳥取縣鳥取巿。以當地最出名的鳥取砂丘、駱駝圖案為主題,配以桃紅背景顏色,賞心悅目。

筆者攝於鳥取縣鳥取巿。

相信不少朋友對「〒」這個符號都不會感到陌生,沒錯,它就是日本的郵便符號。不論在郵局、郵筒或是明信片、甚至一些信封上都會看到它。到底這個符號是怎麼來,又如何發音呢?

雖然坊間流傳不少講法,但被認為最具說服力的,就是指因明治時代初期負責郵便政務的政府部門稱為「逓信省(ていしんしょう/テイシンショウ)」,當中的「逓」,亦即等同我們中文的「遞」,有傳遞、送遞之意;當時此部門亦責任交通及電氣等政務。「〒」就是根據逓信省的首個片假名「テ」設計出來,讀作「ていまーく (Tei-Mark) 」、「てぃーまーく (T-Mark) 」或者「ゆうびんまーく (Yubin-Mark) 」都可以。即使後來逓信省被分拆為郵政省和電氣通信省,此符號亦延用至今。

再說到「郵便」,雖然日本最初的郵駅制度由中國傳入,但其實這是一個和製漢語。和製漢語是指非由古代中國直接傳入日本,而是由日本人通過參考中國漢字語意而製造出來的新詞彙,尤其是幕末之後,有大量西方概念湧入日本,為了更有效傳意,學者便利用漢字創造新詞彙,最出名的例如有「經濟」、「共產主義」、「哲學」等等。

將「郵便」二字拆開單獨來看,據知「郵」在古代中國的意思是「步遞」,然而日文中卻是「頓所」、「宿場」的意思,將文件由 A 宿場傳到 B 宿場,便稱之為「郵伝」。「便」字取自「便り(頼り、たより)」,指「音信」、「信件」的意思。日文「片便り」一詞就是單方面發出了信息,卻沒有得到回覆。現代中文中雖有「便函(簡單信件)」一詞,但詞中的「函」才是表達信件之意。未知再古早前,中文的「便」字又有否音信之意?

以上。

(2017/6/9)

個人隨想 ·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日文到底難不難學?」

這又是一條經常被問的問題。

除了日文,我還學過韓文以及非常初級的德文和拉丁文。韓文與日文文法非常相似,而且許多由中國傳入的文化,所以如果學過日文的,對韓文掌握比較快。但比起韓文和德文甚至世上任何語言,日文幾乎是發音最容易的語言,因此一般人都會覺得日文很容易上手。

事實上,日文的「入門」真的比其他語言都輕鬆。韓文尾音變化複雜,德文不但名詞有性別,動詞方面,你我他單複數又有不同變化,比起中文的「隨機應變」,煩複的德文語法規則實在令人很容易在初學時便放棄。拉丁文則是類似我們的「文言文」,短短的文字中已乘載著許多訊息,對我來說當然是非常之難。

然而,日文的難,不在於其發音,也不在於其語法規則,而是她深厚的文化底蘊。村上春樹的書能譯成多種語言出版,其中一個原因是村上的寫作風格、思考方式比較屬於「英文」系統,有一種與傳統日本文學不同的風格。比較簡潔直接而不過分婉委。當然故事主題突出、內容耐人尋味才是小說真正好賣的原因。像村上春樹般享譽國際的現代日本作家並不多。

我今日 check out 酒店時,向前台說:「現在還未到電車出發的時間⋯」她就已知道我想寄存行李。在對方所說的話找出端倪,然後迅速猜想對方真正的「目的」、「想法」,這是日本文化的其中一個重要構成部份,因此「閱讀空氣(空気を読む)」的能力在日本才如此重要。這些都是難以從書本中學到的,而是要真真正正和日本人交手,才能捕捉那種曖昧當中的玄妙。

學日語,同時都必須要學習日本文化,或者事實上,學習每一種語言都必須有這一份覺悟。

以上。

(201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