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3) 不可小覷的緬甸力量

我們每個星期都要向經理提出自己下一個星期的心水上班時間,再由經理編排一整星期的更表。我前文提到除了店長外,其他人都是兼職,包括名義上的經理,其實也不過是兼職員工,除了人工比我們高一點之外,並沒有特別的福利保障。基於這種靈活編排的必要,店子會大量聘請人手,什麼人都請。同事當中,外國留學生大概佔三份之二,其餘的便是日本人,包括有高中生、大學生,家庭主婦以及 Freeter 。留學生當中,又以緬甸人居多。

緬甸同事大大改變了我對緬甸的印象。從前提到緬甸,一定想到民主女神昂山素姬,除此之外,對緬甸的印象模糊,只覺得屬於較為落後的地方,人應該不怎麼聰明吧。但原來,我錯了,單憑這點已盡顯自己的無知。來日本後接觸過的緬甸人都比我想像中聰明得多,而且品格誠實可靠,不會耍古惑。有想過可能是離鄉別井出國打拼的人都比較靈活也說不定,但深入談過天後,又發現未必如此。

店裡有三個經理級緬甸同事以及一名樓面同事,還有一些認不清面孔的廚房同事。前者無疑日本語能力比較好,後者則仍在努力中。樓面同事話頭醒尾,工作態度一流,快速準確,笑臉迎人,而且精靈可愛,非常討人喜愛。三個經理級同事未至於非常能幹,但都刻苦耐勞。她們為了繳交高昂的學費(日本語學校學費比大學貴,而且獎學金少),課後都會打兩份工。她們都在自己國家已經完成大學學位,但苦無發揮機會,唯有向外闖一闖。原來,緬甸的大專教育相當普遍,有八成的大學入學率。但實際上,畢業後,並沒有相應的就業機會。她們告訴我,國內真正的精英由於就業機會較大,因此都會留在國家過安穩的日子。即是說,出國的,已不算最優秀的那批了。當然,有些因主修日本研究,大學畢業後來日發展也順理成章。

緬甸若是要發展起來,實在不愁沒有人才。即是說,軟件其實都準備好了,只要政治環境慢慢改善起來,政局趨向穩定,這個國家的發展潜力可以非常巨大。

(2017/3/1)

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2) 「永遠的 2 號」

日本麥當勞網頁

圖:日本麥當勞網頁

未在日本工作過之前,常聽人說日本的上下關係很分明,下屬一定要對上司恭恭敬敬,唯命是從。我想,若是在大企業,應當如此,因為日本人向來都循規蹈矩,上下關係分明,就更有利公司正常運作,然而我在快餐店打工,情況卻不盡然。

眾所周知,麥當勞是特許經營模式運作,而我所屬的店子,就是當區一個集團旗下的一間分店。店中除了店長一人屬全職之外,其他員工均是兼職,即是說,分店的人力資源架構極之簡約,便於管理。人手基本上分為三大崗位:接客(樓面)、遞餐(傳菜)跟弄餐(廚房)。其他清潔等零碎工夫就輪流負責。資歷長的人一般熟悉的分工程序就越多,晉升機會(加人工)機會也越大。

小妹不才,做了四年也只負責同一個崗位——「永遠的 2 號」。即是,永遠都在 2 號櫃枱負責接客,即帶著專業的笑容應對客人的點餐和準備必要的餐具用品。 2 號櫃枱是店內最中間的位置,也是最多客人從老遠看過來,第一眼便會看到的位置。之所以成為「永遠的 2 號」,第一個原因我只懂接客,其他的通通都不會做,連唧個軟雪糕都雞手鴨腳,倒瀉籮蟹。店長唯有放棄,專心栽培我做「紅牌阿姑」,叫我只管賣笑便可。第二個原因,我想是因為星期六日的中午時段就是店內最忙、最多客人的時候,那條長龍可以持續三小時源源不絕,所以接客一定要快,接客速度要快,一定要頭腦轉得快;而頭腦轉得快,正正就是我們香港人的強項(雖然我已算是香港人當中的蝸牛)。店長常會 check 住接客員的速度,我經常被錄得全店最快完成點餐的記錄。有店長甚至誇張地說,有我在的日子,生意都會比平常好。

說到店長,這間店每年都會轉一次店長,即是說,我工作的四年期間遇過四位店長。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二位接觸的店長。這個店長是一位三十出頭的年青人。個子高,臉孔俊俏,但總是一臉睡眠不足的模樣,我想定是個晚上打機至深夜都不願睡的宅男。他工作非常賣命,對下屬卻「親疏有別」、「愛恨分明」。他初來報到時,經常給人下馬威,甚麼都罵一餐,對任何人態度都不怎麼友善。但是過了一陣子後,愛恨分明的態度就開始出現了。對著我跟其他樓面同事永遠都笑容可鞠,親切可人;向我們吩咐工作時,一定唔該前唔該後,且時常會刻意稱讚和鼓勵。但當對住廚房的同事,可能由於他們的日語聽說尚未就手雙方較難溝通,態度也就有點分別了。

可以說,只要你有過人之處,能發揮自己的強項,這份看似低微的工作 99% 都不需要受氣,也不需要對上司特別獻媚或卑躬屈膝,那 1% 就是偶而有一兩個舊軍國主義思想的阿伯知道你是外國人就刻意刁難而已。

因為我除了櫃面之外什麼都不懂,所以不可能有升遷,不過,做個永遠的 2 號也不錯啊!(笑)

(2017/2/26)

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1) 最低工資與房租

不少讀者對日本的事物似乎相當感興趣,說到吃喝玩樂打扮購物,並不是我的強項,或者可以分享一些留學生活及社會文化的小知識。

在日本,大學生打工是件很平常的事。因為,大學生生活基本上就是為將來就職作的準備,由大一開始,除了參加課外活動之外,大部分人都會打工,賺取生活費之餘,也汲取社會經驗。而由大三開始就會參加許多「就活」,即是就職活動,務求取得「內定」(預先聘請),以便畢業後即時投入工作。這些就職活動非常重要,因為如果稍一不慎,未能在畢業前取得內定,畢業後要搵工就變得相當困難,隨時變雙失,只能靠做 Freeter (散工)來糊口,前途黯淡。

我由大學一年級開始在麥當勞打工,時薪是貼近最低工資的 ¥800 左右。在日本,每個都府道縣的最低工資都不一樣,東京毫無疑問最高,現時是每小時 ¥932 。最低的是一些較偏遠的地區,例如沖繩和九州地區也只有 ¥71x 左右,而飽受輻射困擾的福島,只有 ¥726 。詳見此表

以巨無霸一個 ¥380 來計, ¥800 可以買到兩個有餘。但當然若以食物來作比較,香港的食物仍然是非常便宜。(參考世界各地的巨無霸指數

不過,若比較住宿,日本只有貨幣貶值前的東京可以跟香港「媲美」,其他地區相對便宜很多。我現在租住的一人單位租金大約只需港幣 $3,300 ,間格與呎吋就跟香港嵐山那些「單身貴族」、「二人世界」單位差不多。但聽說嵐山呎價不菲,身價尊貴非凡,實在不可同日而語。事實上,寒舍已算同類型單位中的貴盤,折合成港紙後呎價變得如此便宜,實也要多謝アベノミクス(安倍經濟政策)。

$3,300 的租金,我大約做 60 小時便可以賺到。假設每天工作 8 小時,不用 8 天便可以賺到足夠的租金。即是說,我只需要每個星期六日去上 8 小時的工,便可以為自己賺取足夠的租金,換取一個相當不錯的居住環境。而其他生活雜費、學費,則可以用積蓄同獎學金解決。說到學費,講出來都驚嚇親大家,因為實在太便宜,在此容我先賣個關子吧。

(2017/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