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隨想 · 我的故事

來自40歲的安騏

35歲的安騏:

您好嗎?還有5年,我們將要見面了,時間過得比我們想像中都快,你說是嗎?

前陣子你回港的時候,重看了那兩本舊日記,由中學三年級開始到預科,再到大專時期的日子,你發現原來自己並沒有怎麼變——你總是渴求自己可以改變,變得不像原本的那個自己。說穿了,那是因為你總不能喜歡原原本本的自己。你會認為「要是我變得更好」,表現得更好,或者,我便會更欣賞自己了。然後,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挫敗——你總是無法如期地達成你的「改變大計」,沒法變成你想變成的人。

我還記得,2008年的某一天,你突然醒過來了。你不再不斷地否定自己,而是下定決心要接受自己,好好的接受身上一切的不完美。也許你之所以能開始接受自己,只不過是因為身邊有一個不顧一切去愛你的人,也有一個你覺得很愛的人……對啊,原來只要發現「愛」,人的不完美已變得不那麼重要了。

自修日文,突然間成為了你命運的轉捩點,你毅然辭去原來的工作,轉做時間較為自由的補習導師並一邊繼續學日文,同時也一展你對教育的抱負。你知道,「教育」足可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你也明白到,只有不斷「學習」,自己的人生才會出現改變。這條路,你總算沒有白走。2012年,你繼續求變,去到日本留學,從此展開了一場長達5年的修練,一場足以讓你畢生難忘的旅程。

在日本語學校的那一年,算是頗為輕鬆的,學校的同學和老師都很好,香港人、亞洲人都很多,能互相照料,娛樂玩耍都不缺。然而其實一開始時,你發現自己聽不懂、說不出半句日文,比只學了一年的年輕同學還要差勁,畢竟年紀大吧!縱使你表面若無其事,但內心大受打擊。你知道,年紀大不是藉口,如果你選擇了這條路,就只有不斷去跨越難關。

初到靜岡的時候,你很不習慣,這裡幾乎沒有香港同學,大多日本人同學表現得相當冷漠,你深深感受到那份隔離感,因此你感到孤立無援,一切又要重新適應。

然後,你去做快餐店兼職、你和韓國同學交換語言、你去教人類學教授廣東話,你透過交流活動認識了更多不同國家的朋友,同時,你也開始了跑步。當中,你還做過了四個月的專欄作家,你對心目中最好的一份報章有過希冀,雖然結果為你帶來了失望,你也只能承認,是自己的功力未夠。因深明「代價」的道理,對名利,你從不敢奢求;對別人,你更深知不能有過多的要求。不用害怕,你還是會順利畢業,而且和蘇生的感情也能維繫得很好。

對了,想告訴你,我現在除了是一名日語教師,也是一名馬拉松跑手,跑遍了世界上許多的馬拉松,這要多得你的努力。你兩年後回港,一邊教日文,一邊讀書、寫作,而且還很勤力地練跑。別人以為都這個年紀了,該跑不動了吧,沒想到我越跑越起勁,謝謝你當日開始了跑步。

我知道此時的你,和現在的我,同樣感恩。感恩擁有簡單的生活,淡淡的幸福,每天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跑步、讀書、寫作、工作,與蘇生兩口子的生活很寫意。謝謝你,謝謝蘇生,那麼努力去成就現在的我。我亦會為五十歲、六十歲、七十歲……往後的每一個「安騏」繼續努力。

這些年來,我最大的體會是:
世界上最有效的「教育」,是用心去愛;人一生中最寶貴的「學習」,是學懂怎樣去愛人,包括自己。

希望你回到香港,仍不忘初衷。

From
40歲的安騏
(2015年3月31日 35歲的安騏代筆)

 (2017/6/1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