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日語 ·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売切御免?咁即賣完定未賣完?

(難度: ⭐️ ⭐️)

平日網購或者行街食飯時,不時都會見到「売切御免」這個字眼,學過一點日文的朋友大概知道「売切(うりきれ)」就是「賣完」、「斷貨」的意思,而「御免(ごめん)」的發音是大家都很熟悉的 Gomen ,常用的謝罪字眼(「御免」當然還有其他意思,但此處暫不作說明)。

那這四個字的意思,是賣完了要跟我道歉嗎?

非也,其實這是一種營銷用語,等於「數量限定,售完即止」。表面上是「呢件貨數量有限㗎,如果賣完咗就唔好意思,希望你唔好見怪」,實際上提醒顧客這件貨品供應有限,有買趁手,不要錯過機會!

但要留意,有另外一個亦是常見、但長得非常相似的四字詞:「完売御礼」!

「完売」大家都好熟悉,知道是「全部賣完」、「售磬」之意,有時與「売切」互換使用,但後面的「御礼」就必須要留意!「御免」有道歉之意,「御礼」則是道謝。意思就是「承蒙大家關照,貨品已賣完,多謝!」

即是說「御礼」就是真的賣完,而見到「御免」就不用擔心,表示有機會還沒賣完,不過數量有限,如果想買的話,就要趁早了!

(2017/6/2)

日語研究 · 日本文化

「駅(えき)」字到底中文怎麼讀?

相信香港人最熟悉的日文字之一,就是這個「駅」字。

日語有一定程度的朋友應已知道,「駅」字不讀「尺」,也不讀「站」,而是如圖中所見,原字是「驛」,即不論意思或讀音均完全是等同我們中文的「驛 (jik6) 」。

「駅」等之類的簡化字稱為「新字体」,在 1949 年正式納入「当用漢字字体表」中。其他同款例子有「選択(選擇)」、「沼沢(沼澤)」。

在此進一步說說發音。驛在中文只一個音節,為何日文變為 “E-ki" 兩個音節?此處可以留意上面粵語發音中「jik」的入聲尾音「k」,由於日文中沒有入聲,故此有不少將漢語音讀的入聲部份轉為獨立音節的例子。

如此類推,選擇/沼澤的「擇/澤 (zaak6) 」日語就會變成「たく (ta-ku) 」。

再舉其他例子:地域的「域(いき i-ki)」迷惑的惑(わく wa-ku)。母音 i, e, 後聲跟き (ki) ,母音 a,o 後聲跟く (ku) 」。

大家不妨在生活中找找其他類似例子。 😉

以上。

(2017/5/31)

跑者心聲 · 跑步心法 · 我的故事 · 我所跑過的馬拉松 · 日本馬拉松賽事

跑步兩年,我完成了雙連馬

3 月 5 日,我以 PB 成績完成了靜岡馬拉松,相隔一星期的 3 月 12 日,我又完成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以一個跑步才兩年的人來說,這看來似是不可能的任務。

記得報名當時,一位一直十分支持我、同樣愛跑步的好友卻極力反對我跑雙連馬,她認為一個星期不足以讓雙腳復原,這樣會很容易受傷。對於她的關心,我非常感動,但是,我還是照把兩個賽都報了。這當中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兩個賽事對我來說都非常重要。

名古屋馬我在 2016 年那屆已報過一次名,可惜最後落選;當時老公還怕我不開心,叫我不如回港參加確保名額的旅行團,錢由他來付;我當然拒絕,哪有這麼傻的事。名馬年年都辦,這年落選,就等下一年吧。於是, 2017 的這一屆,我一早就盯緊報名日期,日子一到就急不及待遞上申請表,而最後也幸運地中簽了。這個等了一年的賽事,難得中簽,不可能錯失。

住在靜岡就理應跑靜岡馬吧?然而,靜岡馬限時 5 小時 30 分,原本以自己的跑速,並沒有信心完成,因此報名前反而猶豫了好一陣子。心想,不如將來實力達到了再報吧!但後來,當看到靜馬的賽道短片,片中經過了我平日練跑的久能山草莓海岸通,我就開始百般滋味浮上心頭,一滴滴豆大的眼淚再也按捺不住,奪眶而出。那一刻我知道,這個賽,非報不可。

我沒有參加任何跑團跑會,在日本的日子,平日就是這樣沿著海岸自己一個來往地跑。我知道不去運動場衝 interval ,速度很難提升,但這個海岸線,永遠教我著迷,在她和富士山的眼底下跑步,是一個孤寂旅人最大的療癒。不管風多大,天氣多冷,在她們的懷裏跑,足以令我忘卻一切俗世煩憂;可以放肆地哭著、笑著,也沒有途人察覺。在這條跑道上,我自然進入了 We connect 的狀態。我 Connect 的不只是天與地、山與海,還有千千萬萬個跑友。感恩遇上這條跑道,承蒙有你,我變得更堅強,更壯健;因為有你,我才能走在馬拉松的賽道上。在畢業的這一年,我必須好好向你道謝和道別,以自己雙腳跑完 42.195 公里這個方式。

這就是我報了名馬後又報靜馬的原因。

第二,就是根據過往兩隻馬的經驗,我對自己的復原能力有相當信心。初馬大阪馬在三四日後就幾乎完全復原,富士山馬雖傷患收場,但其後除患處外,其他肌肉、關節位復原得很快。所以我對連馬有一定的信心。而事實上,12月在那霸馬後的一星期便順利完成袋井蜜瓜馬,亦某程度上證明了我的推測沒有錯。

先行說明一點,我從來非常反對勉強去完成自己實力未到的賽事。反對那種明明因練習不足或操練過度而受傷,卻又要逞強,「多痛也要捱下去」的運動精神。這表面看起來是很有「毅力」,但實質與健康背道而馳。把身體大肆虐待來換得精神勝利的,不過是另一種虛榮。專業運動員也許有時背負重任無可奈何,但對於業餘愛好者來說,是否應該推崇這種精神?

我們絕對可以讓身體去承受痛楚,因為運動就難免會有痛楚,但這些痛,必須痛得有成長價值,必須是讓身體變得更強的痛。那些死捱爛捱、虐待身體的行為,並不值得鼓勵。我堅信,愛運動的人,必須同時懂得愛惜自己的身體。

靜馬過後的第三日,我已經能夠輕鬆地跳上有千幾級樓梯的久能山,即是說,雙腳復原得七七八八。

然而,來到賽前 3 月 11 日晚上,我卻發現右腳腳踝位置異常地痛。記得 EXPO 當天,我背著行李走了大半日,是重量令到右腳受壓發作嗎?後來治療師朋友問我有否拗柴,我才想起當日有因掛住拍照,沒留意到地面的小梯級而輕輕拗柴,但輕輕的拗柴一般都無大礙,或者真是因爲加上了背包重量(裡面除了衣物,還有電腦和大相機)而不知不覺造成勞損吧!

事到如今,痛楚已形成,翌日只能在盡量避免令傷痛惡化的姿勢去跑了。

如是者, 3 月 12 日,我負傷上陣。開始時還能保持速度,但右腳在 10 公里後痛楚加劇。我必須不時停下來拉筋,才能得到一點舒緩;後來索性把襪子脫下一半,減少它承受的壓力,痛極時就只用腳板內側著地去跑,每一公里都非常難捱。幸好途中大會提供的自助護理站亦幫了不少忙。我知道這次我被拍到的照片一定全是面容扭曲,極度痛苦的模樣了。(實在不敢看大會照片啊!)

在不停與痛楚搏鬥的同時,因肩負《馬拉松跑世界》編輯的身份,我還必須不時停下來拍下途中的精彩片段。除卻了痛與焦急的心情,沿路的風景依然教我感動。沿路中沒有斷過的打氣聲,絕對是在這場堅持中最佳的精神食糧。

終於來到 39 公里,我忍不住鼻子一酸。你懂的。往後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就是這樣,我如願完成了靜馬和名馬這兩場雙連馬。而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右腳腳踝也已康復了。

謝謝看到這裡、陪我走到這裡的每一個你。

(2017/3/17)

我所跑過的馬拉松 · 日本馬拉松賽事

名古屋女子馬拉松2017

整體而言,名馬對女士們來說幾乎是一場接近完美的初馬賽事。

它賽道道路寬闊平坦、大會補給支援充足、沿途巿民應援聲不斷,參加賞、完走賞都非常吸引,賽前的 EXPO 亦安排得恰到好處,完成後的俊男和 Tiffany 項鍊等 Gimmick 更是無可匹敵。或者因為擺明車馬專為女性而設,一切都可以輕易有的放矢,擊中核心。

安騏兩年內參加過共 6 場日本馬,老實說,食物補給最滿意的一場是地方小賽袋井蜜瓜馬;講到賽道平坦的大都巿,大阪馬亦毫不輸蝕;如想欣賞郊野風景,就非富士山馬莫屬;講到群眾熱情、賽後旅遊觀光,那霸馬就絕佳;而靜岡馬除了有富士山美景外,亦可嚐到極之美味的名牌草苺,賽道同樣平坦易跑,天氣好的話,做 PB 一流。

那到底作為一場女子馬拉松,名古屋女子馬拉松又有何過人之處,令女跑友一生中人必須最少參加一次,並最好以它作為初馬呢?以下是安騏的一點個人意見,大家不妨作個參考。

比賽前 — 熱鬧好玩收穫豐富的 EXPO

這個專為女性而設的 EXPO,雖然不及大阪的 EXPO 盛大,但各個贊助商、參展商都出盡法寶,搶攻女士們歡心。大會贊助商,如 Nike 及 Menard ,都有提供專業意見的大型攤位, Nike 有矯正跑姿、 Menard 有皮膚分析,場內大量拍照留念服務,而有些健康食品公司則會贈送試食裝。逗得安騏笑不攏口的是那個提供「大隻佬抱抱」拍照服務的攤位,三個大隻佬任選,用他們雄壯的雙手將你抱起,一嚐公主滋味。

而表演台方面,大會安排了不少精彩節目,不但請來知名跑手分享跑步心得,亦有啦啦隊現場表演助慶,剛好 Nagoya Dome 本身有觀眾席,逛累了,坐著看舞台表演,非常治癒。台上最受矚目的,莫過於踢死兔團隊見面會,以及發佈這一年的 Tiffany 完成鍊咀及 Nike 完成跑衣的設計。

不論是與伴侶或三五知己,在這裡玩一日,一定令你滿載而歸。

比賽中

1. 洗手間陣容龐大

不論開賽前和賽道途中,洗手間的設置都非常充份,基本上 5 分鐘內可以排到,有些位置甚至不用排隊。只要玩過馬拉松的都會見識過廁所外那條長龍可以有多長,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 2015 年富士山馬開賽前那條龍,估計起碼要排半小時以上。單從名馬中的洗手間數量,已足見名馬十分懂得體貼女士們特別的需要。

2. 創新自助護理站

安騏還是第一次見到賽道上設有這種官方的自助噴霧護理站,且足有 10 處之多。由第 18 公里開始,每隔 2 、 3 公里就有一個自助護理站,一支支的藥用抒緩鎮痛噴霧盡放於桌上,想噴幾多有幾多。當然另外,民間也有大量應援者手持噴霧為跑手們加油呢。女士們肌肉耐力一般不及男士強勁,比較後段容易產生肌肉痠痛,有了源源不絕的鎮痛噴霧幫助抒緩痛楚,完成機會亦自然大增。

3. 出色水站安排

每個水站的每張枱也會寫上該個水站共有多少張供水枱及顯示該張枱的位置,例如該個水站若共有 8 張枱,第一張枱便會貼有 1/8 的指示。如此一來,跑手便不用擠在前頭,可以有預算地分散到後方的供水枱,而又不必擔心錯過了喝水的機會。再者,大會提供的清水和運動飲料真的超級無敵充足,補充我們流失的水份。

比賽後 — 每日都可以戴上身的精緻完成獎牌

賽後為完賽者送上 Tiffany 項鍊的踢死兔團隊俊男們固然讓不少女士們回味,但最令人愛不釋手的,仍然是這條每日可以戴在身上的「完成獎牌」。這條透過自己的汗水換來的項鍊,美麗之處不只在它的外表設計,而更是它所富含的內涵意義。把它戴在身上,不但提醒自己當日經歷過的艱辛路程,更提醒各位女士們,認真努力過的人,最值得被愛,值得擁有美好的東西。說它代表著一種「跑者之 Pride」或者未必人人認同,但最少,它並非一般可以用錢就買得到的飾物。

(2017/3/16)

日本文化

隔籬飯香 — 我們要羨慕日本人嗎?

Antonio Tajuelo / flickr

Antonio Tajuelo / flickr

正常人都諗得到,在日本生活和來旅遊從來都是兩回事。

日本人工作壓力大也不是什麼新聞,不必大書特書了。畢業後在這裡上長工的留學生朋友都苦不堪言,想早點回國,但有些想等長住資格,多一個逃生門;另一些則為了夢想的實現,因為一旦回香港,自己的才能根本無地發揮。

若是本來的地方已能滿足,誰想離鄉別井?忍耐一時的難辛,只是為了換取更美好和安穩的生活。

可是日本人本身,該逃往何處?本身語言能力受限之餘,外國文化與本國文化也有頗大差異,並不能輕易適應;而且一早被教育到對身邊的人、對社會有一份必然的責任,既難以離開相較的「舒適區」,實質也很少生離開的念頭。思想受到重重框架的限制,「逃」這一個字並不是輕易說出口的。

《逃恥》的実栗羨慕外國人可以想抱就抱,開放表達情感;《A Life》中的護士柴田討厭日本的埋堆文化和令人煩擾的辦公室政治;由《被討厭的勇氣》一書改編的同名電視劇中,女主角安藤亦演繹了反社會傳統的一種生活方式、待人之道。

她們的行為看似與別不同,但根低裡仍是傳統日本人的價值觀—對工作非常盡責。對,「責任」兩個字對日本人是重如泰山,是繼不帶給人麻煩外,另一個日本人的核心思維。她們的角色負責帶出一種對現存人際相處模式的控訴,大大力向日本社會上形式化的「虛偽面」上摑了一巴,為飽受這些人際壓力的人出一口氣。

當在「責任」面前不能逃避,當責任重得難以承受,就只好找其他「逃避」的方式。輕則找些小趣味、進入與現實生活脫離的世界,又或索性不走出社會,一直做隱青、隱中,重則自殺,甚或生出反社會意識,做出一些反社會行為。

老土一句,世上之所以總是隔籬飯香,乃因為人往往只看到自己身上的苦,看不到他人的苦。在牆外和在牆內看到、感受到的是兩回事。簡單如面書的塗鴉牆,眾人也是報喜比報憂的多。但事實上,每件看來美好的事物,背後總有沈重的代價要付。

但即使如此,有些客觀的現實還是不容否認的,日本人的責任感,不但是這個國家穩定的要因,也令世界上許多其他人都受惠。我們要做的不是去比較誰比誰更好,而是看看什麼是我們該追求的幸福,什麼不是,同時也要問自己願意付出什麼代價。

(2017/2/28)

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3) 不可小覷的緬甸力量

我們每個星期都要向經理提出自己下一個星期的心水上班時間,再由經理編排一整星期的更表。我前文提到除了店長外,其他人都是兼職,包括名義上的經理,其實也不過是兼職員工,除了人工比我們高一點之外,並沒有特別的福利保障。基於這種靈活編排的必要,店子會大量聘請人手,什麼人都請。同事當中,外國留學生大概佔三份之二,其餘的便是日本人,包括有高中生、大學生,家庭主婦以及 Freeter 。留學生當中,又以緬甸人居多。

緬甸同事大大改變了我對緬甸的印象。從前提到緬甸,一定想到民主女神昂山素姬,除此之外,對緬甸的印象模糊,只覺得屬於較為落後的地方,人應該不怎麼聰明吧。但原來,我錯了,單憑這點已盡顯自己的無知。來日本後接觸過的緬甸人都比我想像中聰明得多,而且品格誠實可靠,不會耍古惑。有想過可能是離鄉別井出國打拼的人都比較靈活也說不定,但深入談過天後,又發現未必如此。

店裡有三個經理級緬甸同事以及一名樓面同事,還有一些認不清面孔的廚房同事。前者無疑日本語能力比較好,後者則仍在努力中。樓面同事話頭醒尾,工作態度一流,快速準確,笑臉迎人,而且精靈可愛,非常討人喜愛。三個經理級同事未至於非常能幹,但都刻苦耐勞。她們為了繳交高昂的學費(日本語學校學費比大學貴,而且獎學金少),課後都會打兩份工。她們都在自己國家已經完成大學學位,但苦無發揮機會,唯有向外闖一闖。原來,緬甸的大專教育相當普遍,有八成的大學入學率。但實際上,畢業後,並沒有相應的就業機會。她們告訴我,國內真正的精英由於就業機會較大,因此都會留在國家過安穩的日子。即是說,出國的,已不算最優秀的那批了。當然,有些因主修日本研究,大學畢業後來日發展也順理成章。

緬甸若是要發展起來,實在不愁沒有人才。即是說,軟件其實都準備好了,只要政治環境慢慢改善起來,政局趨向穩定,這個國家的發展潜力可以非常巨大。

(2017/3/1)

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2) 「永遠的 2 號」

日本麥當勞網頁

圖:日本麥當勞網頁

未在日本工作過之前,常聽人說日本的上下關係很分明,下屬一定要對上司恭恭敬敬,唯命是從。我想,若是在大企業,應當如此,因為日本人向來都循規蹈矩,上下關係分明,就更有利公司正常運作,然而我在快餐店打工,情況卻不盡然。

眾所周知,麥當勞是特許經營模式運作,而我所屬的店子,就是當區一個集團旗下的一間分店。店中除了店長一人屬全職之外,其他員工均是兼職,即是說,分店的人力資源架構極之簡約,便於管理。人手基本上分為三大崗位:接客(樓面)、遞餐(傳菜)跟弄餐(廚房)。其他清潔等零碎工夫就輪流負責。資歷長的人一般熟悉的分工程序就越多,晉升機會(加人工)機會也越大。

小妹不才,做了四年也只負責同一個崗位——「永遠的 2 號」。即是,永遠都在 2 號櫃枱負責接客,即帶著專業的笑容應對客人的點餐和準備必要的餐具用品。 2 號櫃枱是店內最中間的位置,也是最多客人從老遠看過來,第一眼便會看到的位置。之所以成為「永遠的 2 號」,第一個原因我只懂接客,其他的通通都不會做,連唧個軟雪糕都雞手鴨腳,倒瀉籮蟹。店長唯有放棄,專心栽培我做「紅牌阿姑」,叫我只管賣笑便可。第二個原因,我想是因為星期六日的中午時段就是店內最忙、最多客人的時候,那條長龍可以持續三小時源源不絕,所以接客一定要快,接客速度要快,一定要頭腦轉得快;而頭腦轉得快,正正就是我們香港人的強項(雖然我已算是香港人當中的蝸牛)。店長常會 check 住接客員的速度,我經常被錄得全店最快完成點餐的記錄。有店長甚至誇張地說,有我在的日子,生意都會比平常好。

說到店長,這間店每年都會轉一次店長,即是說,我工作的四年期間遇過四位店長。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二位接觸的店長。這個店長是一位三十出頭的年青人。個子高,臉孔俊俏,但總是一臉睡眠不足的模樣,我想定是個晚上打機至深夜都不願睡的宅男。他工作非常賣命,對下屬卻「親疏有別」、「愛恨分明」。他初來報到時,經常給人下馬威,甚麼都罵一餐,對任何人態度都不怎麼友善。但是過了一陣子後,愛恨分明的態度就開始出現了。對著我跟其他樓面同事永遠都笑容可鞠,親切可人;向我們吩咐工作時,一定唔該前唔該後,且時常會刻意稱讚和鼓勵。但當對住廚房的同事,可能由於他們的日語聽說尚未就手雙方較難溝通,態度也就有點分別了。

可以說,只要你有過人之處,能發揮自己的強項,這份看似低微的工作 99% 都不需要受氣,也不需要對上司特別獻媚或卑躬屈膝,那 1% 就是偶而有一兩個舊軍國主義思想的阿伯知道你是外國人就刻意刁難而已。

因為我除了櫃面之外什麼都不懂,所以不可能有升遷,不過,做個永遠的 2 號也不錯啊!(笑)

(2017/2/26)

我的故事 · 日本留學生活 · 日本文化

我在日本打工的二三事之 (1) 最低工資與房租

不少讀者對日本的事物似乎相當感興趣,說到吃喝玩樂打扮購物,並不是我的強項,或者可以分享一些留學生活及社會文化的小知識。

在日本,大學生打工是件很平常的事。因為,大學生生活基本上就是為將來就職作的準備,由大一開始,除了參加課外活動之外,大部分人都會打工,賺取生活費之餘,也汲取社會經驗。而由大三開始就會參加許多「就活」,即是就職活動,務求取得「內定」(預先聘請),以便畢業後即時投入工作。這些就職活動非常重要,因為如果稍一不慎,未能在畢業前取得內定,畢業後要搵工就變得相當困難,隨時變雙失,只能靠做 Freeter (散工)來糊口,前途黯淡。

我由大學一年級開始在麥當勞打工,時薪是貼近最低工資的 ¥800 左右。在日本,每個都府道縣的最低工資都不一樣,東京毫無疑問最高,現時是每小時 ¥932 。最低的是一些較偏遠的地區,例如沖繩和九州地區也只有 ¥71x 左右,而飽受輻射困擾的福島,只有 ¥726 。詳見此表

以巨無霸一個 ¥380 來計, ¥800 可以買到兩個有餘。但當然若以食物來作比較,香港的食物仍然是非常便宜。(參考世界各地的巨無霸指數

不過,若比較住宿,日本只有貨幣貶值前的東京可以跟香港「媲美」,其他地區相對便宜很多。我現在租住的一人單位租金大約只需港幣 $3,300 ,間格與呎吋就跟香港嵐山那些「單身貴族」、「二人世界」單位差不多。但聽說嵐山呎價不菲,身價尊貴非凡,實在不可同日而語。事實上,寒舍已算同類型單位中的貴盤,折合成港紙後呎價變得如此便宜,實也要多謝アベノミクス(安倍經濟政策)。

$3,300 的租金,我大約做 60 小時便可以賺到。假設每天工作 8 小時,不用 8 天便可以賺到足夠的租金。即是說,我只需要每個星期六日去上 8 小時的工,便可以為自己賺取足夠的租金,換取一個相當不錯的居住環境。而其他生活雜費、學費,則可以用積蓄同獎學金解決。說到學費,講出來都驚嚇親大家,因為實在太便宜,在此容我先賣個關子吧。

(2017/2/23)

跑者心聲

關於跑 Tee ,我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記得在今年渣打香港馬拉松接受報名期間,一位不跑步的朋友特意 send Whatsapp 問我會否因為那件「咁靚」的跑 Tee 而報渣馬,我才知道原來在非跑友心目中,今年這件渣馬跑 Tee 已經算得上係「靚」。

由於我選擇賽事時多數只會因應自己能力、賽事日期、賽道和大會支援來作取捨,從未想過要以跑 Tee 來作為考慮條件之一,因此,答案是「當然不會」。

作為香港人,也許終歸要跑一次香港馬拉松,但於我,現在時機仍未到。至於這件跑 Tee 到底「靚定唔靚」,就是另一個問題了。

今年渣馬跑 Tee 由 Nike 贊助,不少跑友事前都對其抱有期望,本以為換了贊助商後能一改以往廿年如一的設計,結果卻原來只不過是把渣馬圖案縮細放在右上角,一眼望去,比賽年份不詳、「香港」身份不詳,可謂極之「簡約」。這件跑 Tee 與東京馬大阪馬的跑 Tee 固然無得比,就連與香港 Nike Women 10K 的跑衣相較,後者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未免讓部分參賽者失望。(利申:筆者對 Nike 鞋有情意結,對此品牌向來充滿信心)

沒想到後來更出現 Size 問題風波。一個國際大城巿搞一個如此大型的馬拉松賽事時,能力若只能到此,外人看來怕都以為香港沒有人才。

我本人至今參加過的幾個日本馬賽事,就從未出現過 Size 不合身的情況。日本的賽事在報名時已有詳細寫明 Size 碼所代表的尺吋,一目了然,亦鮮有聽聞要參賽者臨時改取不同尺碼跑衣的事,我想這是對跑者的基本尊重。對住渣馬,唯有無奈地繼續那一句:「俾啲時間佢慢慢改進啦。」多麼希望將來自己參賽的那一屆,一切都令人滿意。

我不禁又想,關於跑 Tee ,其實我們最想要的是什麼?

自己跑齡尚淺,全馬方面就只有大阪馬、富士山馬和那霸馬三件跑 Tee 。至今我還不捨得穿上它們上街練跑,因為對於我這個初哥來說,大賽跑 Tee 某程度上仍有種「留作紀念」的意義。撇除愛惜之情,我想若是穿上這些跑 Tee 上街,定都會有一份特殊的身份認同感。

相信你也有過同樣經驗吧?

有時我們走到街上,看到有人穿上自己未能參加的大型馬拉松賽事跑衣,都會不期然投以羨慕目光。心想:「唉呀,東馬我抽唔到呀!佢就好啦!」

又有時見到有人穿著自己同樣跑過那場賽事的跑衣時,就會突然多了一份親切感,頓時與一個陌生人拉近了距離。

「啊,我哋原來曾經喺過同一條跑道上呢!」

實不相瞞,每當我穿著印有「香港」字眼的跑 Tee 在日本街上練跑時,都會產生一種「代表」著香港的自豪感。雖然實質上我並不是香港代表隊,但只要穿上這些跑衣,便能默默地告知其他迎面而來的跑友:「我是香港人」。

「你好,我來自香港,我跟你一樣同樣熱愛跑步。在國界上,我們或有區分,但在跑道上,我們都是一個跑者!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身上的跑 Tee 無聲地說。

說到底,關於跑Tee,跑者們最想要的,無非就是能為我們傳達一種「無聲,勝有聲!」的默契吧!

跑步心法 · 我的故事

於我來說,跑步是個人的修練

不少女性朋友過咗 30 歲後想減肥,都發覺已經無以前咁容易,主要原因係荷爾蒙分泌同後生嗰陣已經唔同。由於身體遠古記憶之中,女性在這個年紀有照顧孩子嘅需要,所以我哋嘅手臂同腰間都比以前更易積聚脂肪。

另一個難題,仍然係食慾方面。辛勞工作過後,我們都想好好慰勞自己,而食是最好、最容易即時感到快樂嘅方法。那種美味而飽足嘅感覺,實在非常非常幸福。美食當前,你叫我們如何放下即時嘅幸福回報,去追求體重那個唔算最重要嘅目標?

當純粹為了想跑更快而減肥,這個誘因有多大呢?除了職業運動員,相信並沒有太多人有這個決心。或許其實對於只當跑步為興趣嘅人,大可不必要犧牲太多其他生活上樂趣,順其自然便可。而對於大部份熱愛跑步嘅人來說,跑得多也自然地瘦,不必刻意減重去遷就跑步。

或許只有像我這種天生饞嘴、又半途出家嘅人,才會把這視為一種修練方式去實行。別人儲錢買樓經歷人生,我藉跑步儲「實踐力」體驗人生。可以說,跑步是手段,也是目的。我選擇藉跑步來鍛鍊一種完全根據自己所學嘅知識來安排計劃,然後將之實踐嘅能力。做自己嘅師父,這種樂趣,大於一切。

我相信,跑步可以很純粹,也可以很複雜。跑步是很個人嘅事,沒有人能為他人定義「跑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李小龍說,他大可以耍很多花拳繡腿,做一些嘩眾取寵嘅功夫動作,也必能贏得很多人歡呼。但他最終追求的並不是這些歡呼聲,縱使他也享受受歡迎嘅感覺。

有些人學功夫,確實只為了在別人面前裝腔作勢,想告訴別人:「我識打功夫㗎!唔好睇小我!」觀念上沒有對錯,但看結果,這些人通常維持不得耐,也很難練到最上乘的功夫。

但另一些人學功夫,像李小龍自己,就是為了 actualize 自己,以最誠實的態度面對自己身體,既不逞強,也不虛張聲勢。真真切切循自然天道去挑戰自己身體嘅極限。

過咗 30 歲要減肥,難;為跑得更快而刻意減肥,更難。但這事情若然難得好玩,難得享受其中,就是難得的人生樂趣。

(2017/2/7)